四种资本

生活中,人常常面临各类选择。比如,是创业还是就业?是学编程、从事技术工作,还是参加各类社交活动,尽早认识足够多的贵人,继而走管理路线?在金钱、爱情面前,我们也经常陷入思考窘境。

寻求对问题的解答,将其圈定在既定学科框架之内,用既有的锤子解决它,是常见的做法。另一种做法相对少见,被称作“芒格主义”策略,即采取多学科思维,综合不同学科的知识与框架来解决一个问题。

或许,在做重大决策时,人更应采取的是后一种策略。此时,我们投入的是什么?是资本。投入什么资本、如何投入?这里我将给出一种多学科思考框架——“资本论”。

在社会科学已经如此细分的今天,马克思《资本论》中提到的资本,早已被拆分为不同的组成部分。在我看来,对于个人选择来说,除了众所周知的金钱资本之外,最重要的资本是以下四种:

技能资本:你总是希望成为那些手艺卓越的木匠或超级黑客;心理资本:你总是喜欢亲近那些乐观、幽默与积极向上的人;社会资本:社会网络中那些处在中心位置的人,总是拥有极大权力;政治资本:那些能够代表某个组织或者流派的人,总是拥有更大的权力。

技能资本,用人工智能专家、心理学家约翰·安德森(John R. Anderson)略带调侃的说法来解释,技能资本的培育方法就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艰难之路,惟勇者行。前一句说的是,专业技能的习得,往往意味着人类文明进化的新高度,也意味着必须付出一定时间和努力;后一句说的是,专家与新手,对于专业技能的掌握相差极大。

无论如何,心理学家已经总结了大量关于专业技能习得的知识与技巧,例如:

元认知:关于思维的思维、关于学习的学习、关于认知的认知。你对它的学习,更容易迁移到具体领域的知识上。如果我们将一生的学习看作一场旅行,那么,元认知就是高铁。具体领域的知识则是路上经历的一站又一站。

学习的幂定律:专业技能的提高是练习的幂函数,例如,阿西莫夫在40年的职业生涯中写了500本书,他每天从早上7点30分一直写到晚上10点。他写每本书的平均时间证明了幂定律的存在。

刻意练习:在任何领域,大量刻意练习对于发展专业技能来说都是必要的。例如,安德斯·艾利克森(Anders Ericsson)等人发现,最好的小提琴手练习时间是7000小时,而普通小提琴手的练习时间是5000小时。

心理资本:如果说技能资本更多地与人的智力因素相关,心理资本则与非智力因素相关。有趣的是,心理资本制约着多数人技能资本的培育。

什么是心理资本?它是积极心理学兴起背景下,由美国管理学会前主席路桑斯(Dr. Fred Luthans)提出的一个概念。它关注的是人们成年之后可测量、可改变的那些积极心理力量,这些力量主要由自信、希望、乐观和韧性构成。除以上四类主要心理资本,还有一些潜在的心理资本也正在逐渐被人们意识到。如创造力、智慧、主观幸福感、心流体验、幽默、灵性等。

社会资本:包括我在内,很多人在21世纪初发现了博客这种新兴媒介。一个刚开始写博客的人同互联网上几乎所有人都不认识,也就是说,没有任何社会资本(social capital)。然而,凭借敏锐的嗅觉,这些创作者能闻到搅动社会的力量,发现取得在其中翻覆的动能的来源。他们选择适合自己的内容方向,清晰记录独特的生活体验和思考,借助网络工具,通过分享自己的作品,获得社会资本。借助类似的工具,你也能积累属于自己的社会资本。

政治资本:这个概念比较拗口,它是在社会小团体,以及团体凝聚力指数的基础上,再与外界沟通,延伸出的一个次级概念。

比如,某学院需要选举高管。通过社会网络分析,人们发现在学院内部可以划分为12个拉帮结派的小团体;降维之后,这12个小团体又可以归结为被社会或外界认可的4个政治诉求或利益诉求流派。那么,候选人中谁更能代表某一特定流派,其政治资本得分就更高。

常见的例子是,某领导的社会资本很高,但是由于站错队或者当了墙头草,最终在政治资本上输给了那些社会资本不济,却在关键时刻站对了队伍的人。

当我们尝试思考个人发展与历史潮流,以下问题是一些较好的线索:

古今中外在个人成长方面取得重大突破的名人,选择了怎样的资本培育路径,各自命运如何?

你从事的职业与你所预期的资本培育路径相符吗?比如,你是个希望社会资本>政治资本>心理资本>技术资本的人,那么,你适合从事技术类工作吗?

资本相互转换的关键点是什么?在不同时代,资本转换的难易程度如何?

当你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会隐隐发现,不同时代、不同个体,即使选择的是同一类型的资本培育路径,也会获得截然不同的发展。

人并非生而平等,富二代的社会资本起点或许远高于你,但那些出身寒门、家教卓越的人,则可能在心理资本起点上跑赢家境好的人。重要的不是起点,而是过程与结果,是在纷杂中找到适合自己的路径。■

最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