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行动派

有没有什么办法,能简单地帮助我们达成目标,促进人类行动?

心理学家经过验证的可行方法就是“自我决定论”“执行意图”“自我效能”和“心流”,等等。可是,“自我效能”等科研术语,与人们的生活似乎有些遥远。

什么是自我效能?你首先要在感知层面认可它,才能在现实生活中对应它,并用它对生活中的现象进行解释,等到真正需要促进行动力的时候,你或许早已经忘了自我效能是怎么回事。

格尔维茨注意到心理学理论从概念到应用这条难以逾越的鸿沟:通常情况下,心理学家都在跟这条鸿沟死磕,试图说服别人,自己研究出的理论有多厉害,只要人们懂了、用了,自然就能改善他们的行动。但是,为什么一定要从正面突破理论与实践之间的“马其诺防线”?

格尔维茨巧妙地开启了一个新的流派。他不再试图在认知层面说服人们改变自我,而是教给人们一个心智骇客技巧。普通人思考目标时使用的是“目标意图”,即“我要”如何如何,而格尔维茨对实验对象使用了一种替代策略。他强迫实验对象,用一种“执行意图”的思考范式,结果令人惊讶:人们用这种范式思考,就更容易克服拖延症、达成目标。

好方法适用于一切年代。执行意图在远古时代同样奏效。它利用了大脑的未完成情结——你往往会在大脑中自问“我要做什么”,执行意图则是提前帮你确定好:“回到家里,坐进书房,八点到十点之间,写作。”

于是你提前在大脑中埋下触发点:地点 => 书房,时间 => 八点到十点,行动 => 写作。当你回到家,即使还没有坐到书桌前,大脑已自动开始工作,你会不知不觉开始写作。人的记忆负荷是有限的,执行意图动用大脑默认网络模式,会让你不知不觉开始写作,产生强大的心流。

同逼自己做事相比,不知不觉地做事,会让人的行为模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执行意图的 if-then 语句可能提前一个月就内置于你的大脑中,是提前很久许下的承诺。所以,在格尔维茨的实验中,实验参与者提前承诺自己在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写假期报告,结果,其完成率是未承诺者的两倍。

对那些喜欢制订新年计划的人来说,新的一年不妨从执行意图开始。可以列举那些影响自己执行力的关键情景,当你列举完毕,会发现阻碍执行的关键情景数量是有限的。围绕这些关键情景,你可以撰写目标承诺卡,帮自己实现目标。

如果你未来一年的计划之一是减肥瘦身,对于那些影响瘦身的关键情景,你思考得越成熟,就越容易形成强有力的执行意图,瘦身也就越容易成功。

如果“好友请我吃甜食”,那么,“我会明确告诉他,我正在瘦身”。

如果“我碰到情绪不好的时候”,那么,“我会把自己的感受写到日记里,而不是吃垃圾食品”。

执行意图巧妙运用心力的时空转换,将未来的事放到现在想:

使用执行意图,你可以提前几周甚至几年就列出目标,想清楚时间、空间、人物的障碍是哪些,从而提前想好对策。

执行意图不会把你的生活拆解得七零八落,而是会设定成连续思路,处理你遇到的情景。

执行意图通过语法规则影响你的思维,以后你所有目标都不会是“我要”而是“if-then”,直接联系情景和行动。

如果你经常拖延提交方案的时间,就可以制定一个 if-then 计划:

如果到了周五下午 5 点,那么我就提交方案。

这样,周五下午 5 点这个提示就会在你的大脑里和写方案这个行为联系起来,在这种提醒下,你的大脑会默默地捕捉到这一时刻,采取行动。这样,一到周五下午 5 点,你的手就会下意识地移向键盘。

随着你对执行意图的使用越来越熟练,它会成为你思维中的一部分。因为执行意图太简单高效,有些人会套上其他的方法论,将其复杂化。执行意图只需要你把所有目标都用 “if-then”模式进行表述。

或许你会说,自己已经在使用执行意图,你的 if-then 计划是:“如果我在工作中犯了错误,就去弥补自己的短板。”然而这不是执行意图。为什么呢?

“如果我在工作中犯错误”是不确定的时间地点;

“犯错误”是抽象概念;

“弥补短板”也是笼统的抽象行为。

执行意图不鼓励模糊抽象的目标,而是希望你将目标拆解为具体步骤,用具体的时间地点引发动作,让你全神贯注,成为真正的行动派。■

最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