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弯道超车者

 你说你要去北京,因为那儿有你的理想——你或许还不知道理想是什么,但你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不对。以前不是这样的。你的人生顺风顺水:顺利地读书,顺利地毕业。回到老家,顺利地找到一份工作,与那个在校园樱花树下认识的姑娘顺利地结婚。

直到有一天,你忽然发现自己成了时代的落伍者。该死的朋友圈!该死的生活!曾经年轻时以为正确的选择,曾经以为可以安度一生的城市,竟然险象丛生。原本清晰的目标慢慢迷失。

你开始焦虑,疯狂地寻找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你加入各种学习型社群,聆听各路大师的布道,为各种知识付费产品买单,到最后依然两手空空。一次又一次的挫折过后,你承认,没有捷径,需要耐心。那些年轻时留下的遗憾,或来自原生家庭;或来自个人的坏习惯。

你重新上路。你要当弯道超车者。

发展心理学家李维逊(Levinson)说,人生四季,一季影响一季,上一季的因,种下下一季的果。他又说,每一季人生,总是“稳定”与“改变”交错发生。稳定期常常只维系七年,而改变期往往比稳定期短很多,只持续三年。人到中年或事业发展中期,你会更渴望发生改变。这就是发展心理学历史上著名的“七年之痒”(seven-year Itch)以及“中年危机”(midlife crisis)概念。

一旦接受弯道超车的隐喻,那么,你该如何度过七年之痒,迎接未来的中年危机挑战?

因为要超车,你需要换用倍耐力轮胎。从此赛力与过往大相径庭。比如说,你需要走到时间的前面,挽回浪费的时间:时间源头往往是地理上的,它们在北京,在波士顿;也可以是人群上的,如领域内人士、内部人士。

因为要超车,你还需要选择漫长的赛道,才能留出挪腾空间。比如说,尽可能选择面向未来,而非适合当下或过去的职业转型。

因为要超车,你还可以选择不一样的裁判,比如从名利等外在奖赏改为内在动机驱动——好奇、独立与热情地活在世界上,找到更多喜欢做的事,愈发善于做自己喜欢的事;你还可以参考第三方客观数据的自我裁判。

过去,人生四季,男女不同,在于梦想。男人梦想职业,女人梦想婚姻家庭。职业也是男人的包袱;婚姻家庭也是女人的累赘。而这时,你需要的是打破社会赋予你的思维定势,比如,为什么女人一定要先生育再事业?你可以反其道行之。这就是发展心理学家赫尔森(Ravenna Helson)提出的社会钟理论——社会钟是指外在社会因素给个人时间进程的干预甚至支配,解锁社会钟,才能更多获得自由。

你会发现,有的人更擅长改变。心理学家马克•斯奈德(Mark Snyder)将人分为两大心理类型:“高自我监控者”(high self-monitor)和“低自我监控者”(low self-monitor),前者像变色龙,能伴随环境的变化而调节自我,直到找到适合自身与所处环境的风格;后者则忠于自我,即便违背环境变迁的要求,也会表达自己真实的想法与感受,墨守习以为常的行为模式,适应缓慢。

假设你是后者,那么,你需要刻意练习,才能成为弯道超车者。成长型心智、可能的自我、成功万花筒、逆向管理,这些思想资源都能帮上你。

改变是人生无法回避的难题,但改变不是学会喊“坚持1万小时”的口号,而是活用有效的思想资源,做到改变之改变——元改变,这种改变发生在人生的系统之外,它使得控制系统整体的前提发生变化,让系统转换到完全不同的状态。

终于,你步入正轨。像少年一样奔驰,而你身边的人,朋友、家人、恋人,依然在原地踏步。这时候,需要放弃吗?

不。

从你出生起,你会构建三个世界:心灵世界、物理世界和生物世界。如果你只注重心灵世界,就会出现单一维度带来的弊端。当你的心灵世界日益美妙,而身边人难以欣赏,终有一天,感情会崩盘。这是一种选择。比如离过婚的芒格、平克、道金斯。然而,你还有另一种选择,比如厮守终生的司马贺与多萝西娅、钱钟书与杨绛、纳博科夫与薇拉。

蝴蝶飞了,你需要跟自己的另一半去捕捉蝴蝶,去欣赏落日的美景,去体验真实生活的美妙。那是弯道超车后的休憩,也是改变期后的美妙时光。■

最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