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阶模型学习法

在职业生涯早期,我一度对“微表情”很感兴趣,对那时的我来说,这是个全新的领域,不仅要学习大量新知识,我还想把相关的东西做成产品。该怎样迎接这样的挑战?我的策略是,目标不仅瞄准微表情本身,而且要尝试建立并运用属于自己的学习方法论。

尽量找到所学领域中的高阶模型

通常情况下,如果想更好地理解某种现象,需要尝试理解其中存在的高阶模型。

何为高阶模型?它是支撑一个新学科诞生的术语体系,如“隐喻”之于认知语言学;它是一个学科发展成熟时公认的巅峰之作,如“大五人格模型”之于人格心理学;它是学科范式转型的承上启下之作,如“工作记忆”之于认知科学;它是连接不同学科的桥梁,如“有限理性”之于认知心理学和行为经济学。一般来说,一个时代最重要的高阶模型数量有限。理解、消化并灵活运用其中的一小部分,可以让你理性地应对工作生活中的许多难题。

结合对相关文献的研究,我整理了 158 条识别谎言的线索。在这些线索当中,有些是比较容易理解和判断的,有些则有一定的难度。那些不太容易判断的,是所谓“反常识”线索。比如,有一条是关于眼神交流:说话者盯着对方的眼睛,眼球不断转动,或者刻意避免他人注视,这种判断说谎的线索比较容易理解。但也有许多让人难以理解的线索,比如说话者的语速、嘴唇合在一起的程度等。

将一个领域内线索的所有变量都罗列出来,你会发现,总有一些变量是你在日常生活中永远接触不到的。但是绝大多数人没有形成好的学习习惯,把时间都浪费在容易掌握的变量上,忽视其他更深层的变量。他们即便学习多年,可能也只接触到了这158条线索中的10%。这非常可惜。高阶模型才是最重要的,要尽量在相关领域找到它们。

用写书学习

最终这个项目集结成册,题目是“别对我说谎”,它的内容安排是这样的:第一部分“走进说谎世界”,包括前三章,把人类说谎的基本行为模式用故事的方法进行总结;第二部分则具体展开,详细阐述微表情、假表情等。最后,还提到“对称之美”,这是很多相关领域的研究人员尚未掌握的高阶内容。这样写下来,基本上囊括了有关人类说谎知识体系的方方面面。

在这个过程中,我生成了一套树形结构知识体系,未来如果有更多关于说谎的心理学和认知科学研究,可以不断往已有体系中增添新内容——树形是一种特殊的网络结构类型,它有惟一通道,从一个概念通往另一个概念,每个通道可以无限展开。通常,我比一般人提取信息的速度快得多,这得益于用树形结构储存抽象知识的学习方法。

给高阶模型创造实践机会

人类总是存在贪多的心理。比如,芒格提出了200个高阶模式,许多人总觉得掌握了这些还不够,恨不得掌握2000个。我则反其道而行之。当年列举的158条说谎线索,每一条都建立在大量的文献和研究成果基础上。我们并未贪多,而是把列举线索看作满足自身求知欲的一种方式,耐心按照反常识程度和学习难度将这些线索排序列举,最后提取20条人类最不容易识别的说谎线索,用两年时间反复学习、训练,与他人进行场景模拟,由此得出许多有价值的成果。

如今,信息检索和获得早已变得更简单,可许多人即使拥有大量学习资料,依旧无法很好地掌握知识,这是因为他们没有给高阶模型创造足够多的实践机会。举个例子,人人都强调时间的复利,但在决策时依然会忽视这一点,因为他们没有在生活中创造足够多践行时间复利的机会。人总是容易高估自己的能力,产生过度自信偏差。有的人迫切希望在一年之内掌握100个高阶模型,或者用3个月的时间掌握全部158条说谎线索。可美国投资家芒格用了60年,也只掌握了200个高阶模型而已。如果我们把3个月的微表情学习时间延长至2年,把158条线索减少为20条高阶线索,在工作中,比如,面试、谈判等场合,不断运用它们,这些高阶模型就能成为我们的本能和自主心智。

我学习微表情的过程,或许无法照搬到其他领域,这里只是展示一种学习方式。如今,十几年过去了,每当别人谈起微表情的时候,我的脑中依然会涌现许多关于微表情的高阶模型,它们还在帮助我判断别人是否在说谎。■

最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