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构建属于你的精神世界

很多人觉得我与多数人的思维方式似乎不太一样,要解释这一现象,可以拿写作举例。多数人写作追求快感,要么让自己爽,要么让读者爽。然而,这从来不是我的追求。在我看来,写作追求的是美感而非快感。

快感与美感

制造快感容易:要么简化世界,取其一端;要么利用对立,引发情绪;要么追逐热点,鸡飞狗跳。美感不一样。“人言头上发,总向愁中白”, 这是南宋词人辛弃疾写的;“寂寞流泪,身如浮萍,断了根,若有水相邀,我也会同行”, 这是平安时代日本诗人小野小町写的。你会发现,时隔千年,这些句子中的每一个字你都认识,每一个字你都读得出来。1000多年前的美,依然会击中你。

发现那些精妙思想、妙曼文字,细细品味,使之成为自身底蕴。这些美好的事物往往是无用之用,却直抵真实世界最复杂之处,也反映人性最微妙的地方。如果说追求快感的人是写色情小说的无名作者;追求美感的作家则是写《洛丽塔》的纳博科夫。

如何提升审美品位?就写作而言,有个不二法门,就是与时代保持一定距离,回到古典,回到自然,看最优秀作家的文章,将自己沉浸在美文体验中。信息过载时代,你需要泛舟溯流,追寻源头,取一瓢饮酣畅淋漓。当别人都热衷于围绕时事热点大做文章,你却埋头阅读一流经典:

白云在天,丘陵自出。道里悠远,山川间之。将子无死,尚复能来。

《古诗源》能告诉你,古人对待爱情与死亡的态度是这样的。即便人类发展到了太空时代,“白云在天,丘陵自出”中冻结的时空对比关系,后人依然很快就能明白。这就是美!

众乐与傻乐

虽然当下正是强调个性的时代,因为年轻、资源少,草根家庭出身的年轻人即使想坚持自己的多样性,在生活的重锤下,往往不得不将棱角磨平。家庭出身中上的孩子,似乎更容易保持一种优雅的、在外人看来也更有趣的生活方式。

即便如此,普通人仍然可以学着“构建一个你是惟一君王的精神世界”。从写作出发,一个简单的方法是,故意写一些朋友圈注定不会转发或点赞很少的文字。介绍一个当年我经常用以“捉弄”读者的招数:当读者看到我经常写认知科学类文章,将我的身份锚定为认知科学专家时,我会故意在数月之内停止写这类文字,而是连续发一些读者看不懂的文学类、编程类文章。

于是,读者不得不撕掉已经给我贴上的标签。如此往复,我的多年读者中很少会有所谓“脑残粉”,也极难有理性思维不好的人。有意识地突破别人对你的思维定势,故意砸掉自己的“个人品牌”,这是获得多样性的第一步。同样,我对单一身份的人一向敬而远之,一旦这个人喜欢以组织身份为个人身份,那么,或许我很难和他分享共同的品味、思想和兴趣。

多数人朋友圈发的内容无非三类文字:1.我是个好人;2.我参加了某个“好”活动;3.自己做了件“好”事:比如读了一本好书,或读了一篇值得转发的文章。然而,朋友圈或者个人博客,还有另一种写法,那就是,完全不考虑读者感受与社会评价,自己玩自己的,我称之为“傻乐模式”。每一个内在动机驱使的人,都应该学会自己玩自己的,自己对着自己傻乐。

当你在一天之中做的事经常是因为兴趣、享受与内在满足,你会经常不由自主地笑出声来,甚至扭动肢体、表达难以名状的兴奋之情——这或者是因为读到一段精妙的文字;或者是因为听到一段优雅的音乐;或者是因为见证了某个里程碑式的事件。

逢逢白云,一南一北,一西一东。青春,除了荷尔蒙的快感,还有白云在天的美感;青春,除了呼朋唤友的热闹,还有安静独处的傻乐。■

最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