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高效跳读

英国小说家毛姆在《跳跃式阅读和小说节选》一文中写道:

聪明的读者只要学会一目十行跳跃式阅读这种有用的技巧,就能在阅读时获得最大的享受⋯⋯人人都会跳跃式阅读,但既要跳跃式阅读又不受损失,却并非易事。

跳读不等于速读。速读软件号称能大幅提高阅读速度。而广泛流传的所谓大脑只开发了 10% 的理论,其实也只是一种“神经迷思”。

研究大脑的科学家之间有个玩笑:“如果神灯只能增进你的一种能力,那么就请魔鬼将你的工作记忆能力提高1倍。”为什么这样说?如果将人类大脑比作一个简化的输入输出装置,制约装置输入输出速率的就是工作记忆,它是人类所有能力,包括阅读速度、记忆、注意、执行功能等的瓶颈。工作记忆的瓶颈受制于人类进化早期出现的前额皮层,它的存在,使我们在短期内可能无法突破阅读速度的限制。

因此,片面追求速读,意义不大。阅读具体读物时的速度,在更大程度上取决于练习与背景知识。但速读工具的开发者明白,快和多,是人们永远的欲望。

追随产品推销的思路并不会让你实现高效快速的阅读,反观芒格、毛姆、钱锺书等牛人的读书笔记,不难发现,他们都强调跳跃式阅读的重要性。这些作家、思想家的感受,与认知科学的研究结论不谋而合。

当然,跳读有个前提:你所选取的书,最好是杰作,甚至“神作”级的好书,只有它们才值得反复阅读、再三回味。而且,不必一天之内只读一本难读的书。有些人买了神作级别的好书,却读不下去,这是由于没有掌握合适的阅读节奏。如果一天之中同时分散阅读三五本难读的作品,或许效果更好。不妨将一本难读的好书分散到很多天中去,进行“分散学习”。

如何高效地跳读?认知科学研究表明,找到作品中大约 10% 左右的关键信息结构节点,即可获取80%左右高质量信息。那么,你该选择什么样的节点来获取信息?对于在杰作水准之下读物来说,非常容易,其篇章结构,如浊水池塘,浅薄不堪,比如,各种野史奇谈,或成功人士的 N 个习惯之类,要么是沿着时间线索铺陈而来,要么围绕某个论点陈列观点。

杰作与神作不是这样的信息结构。它们或微言大义,观点新鲜,读来令人豁然开朗,直指大道;或旁征博引,气势如虹,文如汪洋。

比如,纳博科夫就是这样的作家,《俄罗斯文学讲稿》就是这样的杰作。如何跳读这类著作?怎样找到 10% 的关键信息结构呢?以《俄罗斯文学讲稿》为例,可以采取“抽样读书法”,层层递推,循环往复。

首先得理解作者自身的审美偏好。像纳博科夫这样的伟大作家很少使用诸如“六大技能”“七大美德”这样的篇章结构。读他的作品,你需要回归文本本身。比如,当你了解到纳博科夫写过的惟一人物传记是果戈里,经常提到的作家是托尔斯泰,那么,就可以据此抽取《俄罗斯文学讲稿》中有关果戈里和托尓斯泰的两章作为样本。

接下来,验证第一轮的抽样结果。仔细阅读纳博科夫《俄罗斯文学讲稿》的前言,以及相应推荐语,不难发现,其中多处提及果戈里与托尔斯泰,比如,纳博科夫高度推崇果戈里,甚至认为果戈里有可能是一种不存在的作家。这就验证了你将这两章作为信息抽样关键节点的正确性。

不过,杰作与神作的阅读难度超出一般读物太多,即使你进入了与果戈里相关的章节,仍然难以把握纳博科夫的核心观点与精妙之处。接下来,不妨继续采取信息抽样方法,但这次倒过来读。看果戈里这一章的结尾,你会发现,纳博科夫认为果戈里的最大特色在于,他的作品更多是一种语言现象而非思想观念。

这么一来,我们把握住了纳博科夫对果戈里的基本认识,然后回头重新读起,就能势如破竹,难处迎刃而解。

接下来,我们可以将有关果戈里的这章划分为不同信息组块,继续将各个信息组块打破重组,每次只抽样阅读其中一个信息组块。比如,你会发现,此章有 17 个组块,其中,纳博科夫花了极大力气讲果戈里的作品《外套》。这样,你可以重点阅读《外套》这个组块。我们发现它又分成不同段落,那么就可以在段落部分继续进行抽样。

按照前述方法层层深入,你会发现很多之前不曾注意到的纳博科夫的文学认识,比如,他真的是一位高度重视感觉的作家。

在这个例子中,我为什么鼓励跳读,而非循规蹈矩,按照篇章次序读书?因为大脑爱脑补。“汉字序顺并不一定影阅响读”,当你阅读这句语序有问题的话时,大脑会自动脑补成正确语义。这就像当你看到三根并非连续的线条,会将其脑补成一个三角形一样。

杰作与神作代表着人类知识的巅峰,它们往往超出多数人的阅读舒适区,让人读起来晕晕欲睡。然而,你见过写作的时候会睡着的人吗?

跳读在某种意义上帮你动用了更多大脑能量,自发补齐跳过的中间组块,你在反复探究作者可能讲了什么的过程中,会更深刻地理解作者观点,从写作观念和方法出发,渐渐打开那些极少有人读懂的神作的大门。■

最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