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与信任

信息爆炸,会如何影响人类文明发展——通过信任。信息深深影响了人类之间的信任。20世纪90年代,少男少女流行交笔友。你在刊物上发表诗歌,会收到笔友来信,到了年底,加上笔友在内,值得邮寄贺卡的朋友,依然不超过150人。在今天,即便同时和50多人交流,也是司空平常的事,你甚至会同时与成千上万人交流。

按照英国进化心理学家邓巴的研究,人类从远古狩猎-采集时代到近代,社交网络始终由一系列层层包含的圈子构成,每个层次都比它相邻的内部层次大3倍。你可以按照亲疏远近,将这些圈子分为亲密朋友(最里层的5人圈)、最要好的朋友(15人圈)、好朋友(50人圈)、朋友(150人圈)、认识的人(500人圈),以及脸熟但叫不出名字的人(1500人圈)。靠近内部的四个层次(5人圈到150人圈)一半是家人,一半是朋友。超过150人之后,变为纯随机认识,没有一个是你的家人。

同人类对照观察,你会发现,黑猩猩和狒狒的圈子至多也就是三层。这是因为,维持多层次社交网络结构的能力,受制于动物的“社会脑”发育,也就是社会认知能力。人类的社会脑足够发达,能支撑更复杂的社交网络。按照人类意向层次论推演,我们可以将人类理解或社会推理层次划分为:

a.我知道;

b.我知道你知道;

c.我知道你知道她知道;

d.我知道你知道她知道他知道。

只有人类可以推论到四阶意向层次以上;也只有人类才能发明语言,创造辉煌的艺术。信息倍增,深深影响了人类的社会认知能力。

人类已经在尝试管理第七个层级及以上的社交网络圈子,他们的社交网络开始变为:5-15-50-150-500-1500-4500。

意向层次的层级跃迁,意味着人类能与更多人共享心智模型。绝大多数动物生下来之后,能借助身体触摸与5位左右的同胞家属等达成连接;借助肢体语言,可以与15位左右的同族达成连接;一旦需要与50位同类连接,就不得不借助口头语言;到了150人、500人,便不得不借助符号语言。语言的诞生让人类通过故事相互连接在一起,从此,就有了部落、村庄与城市。

信息与信任构成了人类历史的两大基本命题。从三个意向层次跃迁到六个意向层次以上,我们从猿猴成为人;从六个意向层次跃迁为九个意向层次以上,我们从人变为超级人类。这就是当前人类所处的演化周期。伟大的作家普遍在第六层级的意向层次工作;刚刚萌芽的虚拟现实技术,将把人类普遍带入到第七层级的意向层次。当人类的社会认知能力能够同时触及4万人时,我们将正式步入超级人类时代。

活在这样的人间,需要研究人性,这就必然使我们关注暴力,因为人类历史就是一部暴力史。如果以暴力的尺度度量人性的演化,结合信息与信任两个维度,可以将人类历史划分为四个常态:

负信息负信任:人与人之间相互敌对,不创造新信息,将万事万物导向无序。典型形态如恐怖主义,破坏就是目的。

正信息负信任:人与人之间依然相互敌对,难以构建信任,但能创造新信息。典型形态如人类战争,带来了文化交流。

负信息正信任:人与人之间相互信任,但不追求创造信息,万事万物之间存在无序的混乱状态。典型形态如原始人部落。

正信息正信任:人类社会的常态。典型形态如各类组织,比如宗教、民族、国家等,共享一定的信息与信任,相互连接在一起。

还可以将“正信息正信任”这个区间按照信息密度与信任浓度的高低大小不同,划分为四个象限,分别是:

低信息与低信任:交易型组织。这是人类社会组织的常态,多数常见社群与组织都是这种形态。遵从你买我卖的交易原则。虽然由于有限理性的存在,人们会以为自己在这样的组织中能实现利益最大化,但往往事与愿违。

高信息与低信任:巨头型组织。位于高信息与低信任区间,特征是信息流动速度很快,往往垄断了某个行业,遵从“一家独大”原则。典型公司是科技巨头型企业,在这种企业中,对80%的员工智力要求并不高,仅仅对其中的20%员工智力要求极高。同事与同事之间往往信任较低。

高信息与高信任:极客型组织。既是高信息流,又是高信任流。早期的谷歌、早期的Github等都是这类组织的典型。其特征是信息流通快,智力密集,小世界林立,多赢普及。团队成员遵从“各尽所能,各取所需”原则。

在对员工的要求上,极客型组织与巨头型组织不同。在一家独大的巨头型组织,你和工作伙伴不需要建立强信任关系,只需按照公司分配的任务做好。但在极客型组织,如果你的智力不跟上,就会被秒杀,发现自己以前的工作完全是浪费时间,甚至怀疑人生。如果你的智力水平达不到极客型组织的要求,也不一定非要走向“高信息与高信任”这个生态位。

低信息与高信任:亲缘型组织。同处于低信息领域,与交易型组织又不同,要求极高的信任,严守等级制,遵从核心圈获取利益最大原则。典型的如中国各类商会。商会小圈子虽然信息流速低,但拥有你在其他地方很难获取的价值。

从古至今,你所属的生态位,决定了你在世界的位置。阶层流通背后是“生态位”的跃迁;战争背后都是“生态位”的冲突;人类文明发展是整个人类社会信息密度与信任浓度的提升。在猿猴时代,人类仅能处理5-15-50的人际关系;在工业时代,人类开始能处理50-150-500的人际关系;我们今天开始尝试挑战150-500-1500-4500的人际关系。人类社会认知能力不断跃迁,带来的是彼此之间更容易处理更高密度的信息流通,以及建构浓度更高的信任。■

最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