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变得越来越聪明了吗

1984年11月的一个周六,一位年过五旬的心理学家在新西兰一所高校翻阅数据。他收到同事发来的荷兰两代18岁少年的智商测验结果,继而注意到一个奇怪的现象:虽然是相同的测验,那些1982年接受测验的孩子,比1952年接受测验的孩子得分高多了。人类是否在变得越来越聪明?

这位心理学家好奇地给同行们发了封邮件,向全世界各地的研究者要数据。结果令人惊讶——综合来自不同国家的数据,他发现了人类智商变迁的一个小规律:

每年智商提高 0.3% 左右,每十年提高3到5个百分点左右,每30年提高12到20个百分点左右。

这位心理学家就是弗林(Flynn)。这一规律就是著名的弗林效应(Flynn effect)。1987年,弗林将14个国家不同时期的智商数据收集上来,在《心理学公报》(Psychological Bulletin)发表论文《Massive IQ gains in 14 nations: What IQ tests really measure》。

当时美国正值关于教育平等与种族主义反思的一个高峰期。另一位心理学家理查德(Richard J. Herrnstein)与合作者在1994年出版了一本关于智商的专著:《钟形曲线》。理查德在书中报告说,低智商人群容易犯罪与出现各类反社会行为,同时报告了非裔美国人的各项智商测试成绩越来越低于白人与东亚人,以及美国最低智商人群是来自一个印第安人保留区等。因此,作者们宣称:1.智商测验测试的特质是可靠的;2.这些特质是由我们的基因决定的,很稳定,难以改变。

对今天的心理学家来说,这样的结论无异于胡说八道。因为理查德的结论是那么容易推论出另一个结论:白人必然比黑人高明。更不可思议的是,理查德们在书中公开建议:减少外国人移民到美国,以避免拉低全国平均智商。

《钟形曲线》出版后销量过大,黑人与白人是否真有先天差异,成为美国当时热门议题。在这起公案中,弗林效应也经常被各路拍砖人士引用。与理查德相反,弗林本人坚定地主张种族平等,他研究智商的目的是捍卫自己的这种观念。

弗林效应发生的原因有很多。除了弗林曾经提到的环境改善、生育技术改善、教育与对智商测验的熟悉,在他2011年的著作《智力是什么?——超越弗林效应》与2012年的另一部著作《我们变得越来越聪明了吗?》当中,可以看出,弗林日益相信一种新的解释,那就是,那1%的由于基因关系拥有卓越智商的人,会主动去寻找更多的新鲜刺激、更复杂的多元化工作环境,慢慢地,这1%的遗传优势扩大为99%的优势,并遗传给下一代。通过个体指数在个人层面扩大效应,继而通过社会指数继续扩大。

聪明的人越来越聪明,越来越知道自己不聪明,越来越知道如何更聪明,越来越知道不同领域的聪明人在哪里。在互联网时代,鸿沟进一步加深了。譬如,大量高智商人群借助Github等共创站点,很快明白下一步的创作方向;少数科学家聚集在某个小众社区,纷纷表示对“脏、乱、差”的数据整理流程不满。这时,只要努力与参考其他领域的处理方法,很快就可以将这个问题彻底解决,一个问题解决后,这批人又发现新问题。于是,聪明人在觉得自己越来越笨的过程中,却让社群整体变得越来越智慧。

如同弗林效应,信息一旦越过临界值,人类素质将变得越来越好。如果说三四十岁的知识工作者,更多通过书本学习,只是成长于信息匮缺时代的陆生动物,那么,90后、00后的数字土著将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批真正意义上诞生于信息汪洋时代的海生动物。他们的大脑运作模式、思维结构与学习方式,将大大不同于传统一代。十年前没有产品经理和新媒体运营,十年后还会有更多更新的行业和职位。对年轻人而言,学习能力会越来越重要。

美国投资家芒格曾说,他不断看到有些人在生活中越过越好,他们是学习机器,每天夜里睡觉时都比当天早晨聪明一点。他们之所以越来越聪明,是因为习得了各学科最重要的洞见、元认知知识、心智模式知识,用理性思维和元知识进行跨学科学习,将其不断复用到其他领域,让处理事务的过程变得越来越轻松、越来越高效。

在这个牛人辈出、一部分人越来越聪明的世界,你该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方式?或许,你可以磨练自己的学习技能,为心智装载自动化模式,让大脑的认知负荷越来越小,让自己从年轻时的重度脑力劳动者逐渐成长为轻度脑力劳动者——一台越来越聪明的“学习机器”。■

最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