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尼曼错了吗?

![](http://img.caixin.com/2015-07-12/1436752622109372_480_320.jpg)

</dl>

2002年10月9日,当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心理学教授丹尼尔·卡尼曼(Daniel Kahneman)收到自己与经济学教授弗农·史密斯分享当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消息时,这位长期研究人类决策中的非理性行为的认知心理学家激动异常,以至于失手将自己锁在了家门外,最后不得不破窗而入……

卡尼曼不仅在诺奖演讲中提及斯坦诺维奇的“双系统理论”对学术界的贡献,还将斯坦诺维奇与埃文斯提出的这一理论作为2011年出版的著作《思考,快与慢》的标题与架构基础。

卡尼曼在书中提到:

基思·斯坦诺维奇与其长期合作者理查德-韦斯特(Richard West)首先提出了系统1和系统2这两个术语(他们现在更喜欢将其称为第一类型过程和第二类型过程)……

他们用多种不同的方式问受试者同一个基本问题:为什么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容易受判断成见的影响?斯坦诺维奇在《理性和反思性思维》(Rationality and Reflective Mind)一书中阐明了他的观点,对书中相关章节的主题进行了大胆而独到的论述。他对系统2的两个部分作了明确区分,这一区分十分明显,斯坦诺维奇称其为泾渭分明的两种“思维”。

如这段引文所说,双系统理论不是卡尼曼的原创,来自斯坦诺维奇与埃文斯,后者早在1989年便发表了相关论文与著述。

请注意上文所引用的卡尼曼提及、但常被人忽略的要点:“他们现在更喜欢将其称为第一类型过程和第二类型过程”。事实上,近些年来,斯坦诺维奇与埃文斯等合作的论文,已经否定了经《思考,快与慢》的宣传而广为人知的“双系统理论”,而更倾向于使用“双过程理论”(Dual-Process)描述人类大脑工作的两种不同进程。

要了解斯坦诺维奇否定自己过去所认同的双系统理论的原因,还要从该理论的提出和迭代过程说起。

斯坦诺维奇敏锐地注意到,既然聪明人也会做傻事,那么就意味着认知科学对“聪明”的界定出了问题。因此,早在1989年,他参照学习障碍(智力测验正常,学习成绩却不理想)的概念,发明了一个新的词汇:理性障碍(dysrationalia),用于描述那类智力测验正常,思维能力却低于人类正常水准的人群。

理性障碍概念启发了哈佛大学认知科学家帕金斯提出的“心智程序”(Mindware)概念。1995年,帕金斯注意到理性障碍的普遍存在,因此在著作《出类拔萃的IQ》第一章中引用斯坦诺维奇发明的词汇“理性障碍”来呼唤人们重视反省智力。为了解释人们如何提高反省智力,帕金斯发明一个新词汇——心智程序,用来形容那些安插在人们大脑中的程序。我们要抵制那些坏软件,安装好软件。

结果,心智程序概念反过来又启发斯坦诺维奇提出人类心智架构的“双过程理论”。他与英国认知科学家埃文斯(Evans)审查了大量认知科学、神经科学与心理科学文献,注意到,无论是齐瓦孔达在社会心理学领域提出的冷认知、暖认知,还是雷伯在教育心理学领域提出的内隐学习、外显学习,还是埃文斯在推理心理学领域提出的进程1、进程2,都在阐述人类大脑的运作可以区分为两种不同认知过程。

因此,在世纪之交,斯坦诺维奇首先提出了“双系统理论”(Dual-System),他认为人类的心智加工存在系统1、系统2两个不同过程。“双系统理论“又启发了卡尼曼。

斯坦诺维奇后来为什么要否定自己提出的双系统理论呢?因为系统1、系统2的区分,容易造成错觉,以为大脑真存在两种不同的生理区域。它仅仅是一种加工机制而已。斯坦诺维奇现在更倾向于使用进程1(Type 1 Process)、进程2(Type 2 Process)来描述大脑存在的两个进程:快与慢。

表  

在快的心智处理进程,我们调用的认知资源非常少,像个猛张飞。猛张飞常常情绪化,依赖直觉,见多识广又很会联想,擅长编故事,经常下意识做出反应,但很容易被骗,以为亲眼所见就是事情全貌,任由损失厌恶和乐观偏见之类的错觉引导我们做出错误的选择。

在慢的心智处理进程,调用更多的认知资源。像个诸葛亮。诸葛亮动作比较慢、擅长逻辑分析。

这,就是斯坦诺维奇提出的人类心智:“双过程理论”。如图表所示:

科学研究有时像武林对决,有棋逢对手的同行,才能激发彼此进一步完善理论的潜能。

最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