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同此心

为什么2001年9月11日,恐怖分子要袭击美国?为什么她偏偏喜欢你?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为什么我现在一定要老老实实捧着这本书,回顾那些枯燥无味的实验?……

人人都是心理学家。人们总是在有意无意地对外部世界形形色色的现象作出自己的解释。对事件的原因作出解释——这就是归因。归因有种种维度。她喜欢你,但只是因为你比较有钱——很惨吧?这就是归因于外部因素。反之,她说要爱你一万年,因为你的酷,因为你对她好,甚至因为你对她不好——珍惜吧!这就是归因于内部因素。

归因具有不可或缺的意义——为什么看起来,老师总是对的,爸爸总是对的,老婆总是对的,老板总是对的⋯⋯而你,一不小心,打碎一个花瓶——“你为什么总是这样粗心大意?哎呀,你这人⋯⋯”

如何让自己不再郁闷?心理学家已经对归因进行了大量实验,或许能解决你的问题。接下来要介绍的实验里,你需要关注的是,当事人与旁观者对同一事件归因的不同。

美国心理学家Richard E. Nisbett和他的团队在1973年进行了三项归因实验。其中最有影响力的一项实验里,研究人员找到56名互不相识的女大学生,将其随机组合成28对,每次只让其中一对进入实验室。每一对女大学生中,一人扮演“当事人”,另一人则扮成整个实验过程中的“旁观者”。研究者向当事人说,最近有一个由银行家组成的重要代表团将访问学校,代表团成员将为学校的少数民族学生筹款,但他们希望能够首先了解学校各方面的情况。你是否愿意志愿承担一些接待工作?报酬可是很少的哦。

在当事人对这个问题做出回答之后,旁观者清楚了当事人所做的选择。接着,研究人员会问当事人另一个问题:你是否愿意去做另一项类似的工作,比如,帮助游说某项基金,然后让当事人自己和旁观者,分别对当事人的态度在9点量表上给出一个相应的数值。8,表示非常愿意做;0,表示根本不愿意做。

心智

当事人是否愿意游说基金?研究结果是这样的:

对这一结果进行统计处理之后,研究人员发现,当事人倾向于根据不同情况作出不同的判断,不论她们是否愿意志愿接待代表团;在游说基金方面,其愿意的程度都差不多,甚至原来不愿意接待代表团的,更愿意游说基金。旁观者则更多地根据当事人在前一件事情上的表现作出判断,将当事人此前的决定看作是其稳定品质的表现。因此,在旁观者眼中,愿意担任接待工作的,也往往愿意游说基金;其他则与之相反。

因此,研究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当事人更多地受环境影响,更多地用环境解释自己行为的原因;而旁观者则更多地受到当事人稳定品质的影响,更多地用个人品质解释当事人的行为。

结合另外两项实验,Nisbett和他的团队提出了内隐人格假说,也就是,当事人与旁观者归因的不同,反映了人们对自己以及他人具有不同的潜在人格假设。你就是这样的,我则是那样的——或许,我们没有意识到这种差异,然而它的确存在。由此亦可见,真正为他人着想的不易。

这个实验对普通人的意义是什么?以后,碰到以下情景,你该如何解释?

——一个孩子平时成绩不错,但这次考试不及格,父母指责他/她总是学习不努力。这时候,孩子为什么会特别伤心?他/她心里当然在想:不就是发挥不正常吗?不就是题目难了一点吗?

——你的同事中有一个人,据说高中时因为偷自行车,挨过学校处分。因此,你总对他保持高度警惕。有一天,听说公司有辆汽车丢了,你的第一反应:是不是他偷的?其实,这位同事勇斗歹徒,保护了公司财产。此时的你,为何诧异得合不拢嘴?

此外,无论陌生网友,还是身边亲朋,聪明如你,还会奢望他们了解自己的稳定品质吗?很多时候你做了一件不同寻常的事,人们首先怀疑的是你的动机。现在,从心理学的角度看,这非常容易理解。既然怀疑你的动机,就让他们怀疑去吧。彪悍地做自己想做的事,让事实替你说话,不必将力气花在与别人的观点较劲上。

最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