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克写作八原则

头脑清晰,写作未必清晰;清晰写作,必然需要清晰的头脑。2014年,认知科学家史蒂芬•平克(Steven Pinker)的写作指导书 The Sense of Style出版,站在认知科学角度教读者写作。爱尔兰国立高威大学学者约翰•达纳赫(John Danaher)将该书内容整理为写作八原则,平克本人也转推他的文章表示认同。以下我将征引《政治与英语》《有效商务写作》等读物,逐一点评这八个原则。

  原则1:砍掉元话语

元话语是指语篇中能标示的话语结构,它是提请你注意或表明发话者态度的各种语言手段。请看一个元话语的著名例子:在第一部分,我们将⋯⋯

应大刀阔斧,砍掉这类词汇。如果不得不写,也请提高“情感指数”,保持对话姿态。情感指数代表你关心读者的程度。试看情感指数坏的例子:我们很高兴地宣布,本实验室的新设施将对外开放,随时准备承接各类脑科学实验。

文中的“我们”“本实验室的新设施将对外开放”都不是站在读者角度写的,因此,该句子情感指数等于-2。为提高情感指数,须修改为:你将有机会使用某某实验室,来做你的脑科学实验。

原则2:不要复杂主题

试看一段文字:因此,如果所有事情都同样的话,在自我归类个人水平的显著性和社会水平的显著性之间往往存在着反向的关系⋯⋯

在这段内容中,可能每个字你都认识,可当它们连在一起,恐怕你就不认识了。好了,将这样的坏文字扔到一边,看看好文风是什么样的。以下句子出自认知科学鼻祖大卫•休谟(David Hume)《谈谈随笔》一文:

人类中比较优秀的一部分人,不满足于只过一种单纯的动物式生活,而致力于心灵的种种活动;这些人可以区分为学者和爱交际的两种类型。

对话比主题更重要。你可以尝试向读者解释而非说明一些重要主题,譬如,尽量避免说该主题将有多么困难,背后有多么复杂的学术争议,等等。

原则3:写作清晰给力,少用模糊词汇

一些修饰词,如“看似”“显然”“几乎”“某种程度上”,有时候必要,但却过于乏味。如果你用过头了,会给读者不良暗示。尽量少用模糊的限定语,会让你的写作更清晰有力。

原则4:陈词滥调,如避蛇蝎

请使用新鲜、言简意赅的隐喻来代替陈词滥调。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在《政治与英语》中;休谟在《谈谈写作的质朴和修饰》一文中已批评较多,这里不再累述。

原则5:抽象名词,远之;抽象概念,论之

弗吉尼亚•伍尔夫(Virginia Woolf)写过一本叫《普通读者》的书。什么是普通读者?你可以理解为有阅读趣味与欣赏能力的人。究竟是写成晦涩难懂,寥寥数人阅读的无聊文章,还是为普通读者写作?显然,平克选择了后者。他建议你通过多种方式谈论抽象概念,但尽量避免不必要的抽象名词。

根据我的总结,滥用抽象名词的,莫过于两种方式:“性度力”“老八股体”。

先说性度力。像这类图书标题:《自控力》《演讲力》《说服力》《沟通力》《领导力》⋯⋯文笔差的文章正文中,你时不时又能读到:专注度、自由度、可信度、依赖度⋯⋯显著性、安全性、易用性、自觉性⋯⋯

不要轻易用“性”“度”“力”这类抽象名词吓唬读者。奥威尔将这类词汇称为“语言的义肢”,能砍就砍。

另一类滥用抽象名词的例子则是文章中充斥了大量“问题”“模式”“水平”“观点”。举个例子,“一个有着心理健康问题的人会变得很危险”,应删掉“问题”,改为 “有心理疾病的人会变得很危险”。

原则6:名词化是写作大凶器

请记住,所谓“名词化”——将动词改变为名词的过程——是写作大凶器。奥威尔曾深入批评,学者与官员倾向过度使用它,如政治家经典辩护就是:错误已经造成了。

原则7:采用主动和互动风格

尽量采用生动、互动的风格,比如使用第一和第二人称。不要假装你还有一位经纪人帮你冲在前台,比如这类句子:“这篇文章会表明⋯⋯”如果可能,尽量使用主动语态,试看平克给出的范例:

例子A:“随着时间的推移,X会带来持续的累积性毁坏。”例子B:“不要使用X,它在几分钟内就可以将你杀死。”

哪种表达更好?哪个句子的情感指数更高?

原则8:被动语态,并非洪水猛兽

《风格的要素》等英文经典写作手册,非常反对使用被动语态。不过平克指出,如果你只是偶尔用用被动语态,也可大胆使用。只需记住一个原则:此时,你试图攫取用户注意力,集中到你要突出的事物上。■

最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