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的科学

一位冒险者踏上解救公主或击败恶龙的道路,最大的风险莫过于南辕北辙。学习者的道路也存在类似风险。终其一生,学习者面临的陷阱与风险可能远远超过从事其他任何事情的人。比如,你常常能看到大量关于学习方法的新书,拿到这些书的时候,你不禁要问,它们能告诉我学习的本质吗?它们真的有用吗?

认知科学近些年有不少重大发现,其中值得介绍的是“记忆的生存优势效应”与“必要难度”理论。人类记忆存在广泛且普遍的元认知错觉,会误将“记住了”当作“学会了”。因此,我们可以利用认知科学的新发现改善学习。

一方面,在输入端,善用“记忆的生存优势效应”,用一些与生存相关的词汇作为联想词汇,提高记忆效率。什么是“记忆的生存优势效应”?我们的大脑生活在石器时代,这个来自进化心理学的隐喻,人人不陌生。目前人们熟知的进化心理学研究,多集中在男女择偶行为上。然而,人类在早期狩猎采集时期习得的模式同样会影响我们的记忆与学习,“记忆的生存优势效应”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研究表明,我们更容易记忆增进繁殖的事件。比如,研究者发现,人在草原求生场景中的记忆效率,比在城市求生的场景中更高。另一些研究者质疑这一结论,用草原、沙漠和城市三种求生情境进行比较,结果发现人仍旧是在草原情境下的记忆力更好。根据进化心理学的观点,由于城市是在约 5000 年前才形成的,对于人类长期的发展和进化历史来说,他们对城市的记忆还比较浅,他们的记忆系统需要解决远古祖先面临的适应性问题,而非现代社会的种种问题。这就是草原生存比城市生存更能增强记忆效果的原因所在。

另一方面,在输出端,需要增加难度,这就是“必要难度”理论。这里可以将人的大脑粗陋地比作一块硬盘,你的每次记忆,就是往这块硬盘中写入内容。我们可以近似地将人的记忆想象成无限容量,但硬盘上的这些信息会相互竞争。人的记忆有两种基本机制:存储与提取。近些年来,认知科学研究区分了人们记忆竞争时的两种不同类型:

•存储优势(storage strength)

•提取优势(retrieval strength)

过去,根据常识,人们以为,记得越快,学习效果就越好,换句话说,存储越容易,提取越快。但是近些年,新的研究发现了与常识相反的结论:“存储与提取负相关”。也就是说,存入记忆容易,提取出来会不容易;反之,如果你有些吃力地存入,提取则会更轻松。具体而言,认知科学家证实了以下常见必要难度现象的普遍存在:

•地点的必要难度:换个地点背单词,创造情境,尤其是地点的不一致。

•时间的必要难度:放慢学习速度。用工作记忆学到的内容,很快会被忘掉,所以速度快没什么好处。长时记忆反而更重要,所以不必在课堂上写笔记,6小时以后再写不迟。

•分散学习的必要难度:长时记忆才是真正的学习,你可以用anki等间隔效应软件辅助提高记忆效率。

•交错学习的必要难度:不必一个概念一个概念地学习,可以在情境中反复交织、多主题学习。

•提取的必要难度:利用生成效应与测试效应。生成效应就是换成自己的口吻重复知识点;对测试效应的利用就是记住,测试不仅是评估,更是记忆本身。

除了“记忆的生存优势效应”与“必要难度”理论,认知科学还有大量未被人熟知的发现,我将其总结为“学习六律”:

1.不要假设问题不可分析。

一旦假设问题不可分析,就会忽视掉大量发现隐藏模式的机会。

2.不要假设别人与你不同。

不要把人格差异当作逃避学习的理由,比如,他比我聪明,我怎么学得会;他跟我不是同一种人,我怎么可能做得到⋯⋯人格差异是杀伤力非常强的理由,这种思维习惯会让学习变得更加困难。

3.不要忽视别人花费大时间周期与大量金钱获得的知识。

不少人在第一次听到某个科学理论或认知科学新进展的时候,就盲目用自己既往的知识结构生搬硬套,结果忽视了真正经得起推敲、值得学习的知识点。

4.记忆外部化会催生记忆外部化。不要假设自己真能听懂或读懂。抓住一切机会,自言自语,将想到的写下来——从大脑工作记忆内存切换到外部载体。记忆外部化的过程会让新知识产生:对写作的写作会催生写作;对学习的学习会催生新的学习需求。但记忆外部化存储空间,最好能一键搜索而不是分类整理。

5.大脑的自我欺骗功能比你想象得要强。

这是认知科学近年来最大的突破。学习者容易产生学会的错觉。比如,很多人喜欢看书时画思维导图,这种做法虽然有用,但很低效。然而,有些人偏偏相信画图优于其他方法。与其在输入端反复浪费时间,不如在输出端浪费时间,比如通过自我测试、学习后撰写笔记等。

6.对思考的思考离知识真相更近。

不妨对任何知识点进行二阶、三阶操作,这样,你会离元问题更近,更容易获得更高的知识抽象层级。比如,对思考的思考,对认知的认知,对学习的学习,对记忆的记忆。■

最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