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限制与精致”

认知心理学家平克(Steven Pinker)对社会心理学有过这样的批评:为什么社会心理学得不到更多尊重?⋯⋯这个领域总是不厌其烦地坚持一些肤浅理论,因而使自己停滞不前。

自从卡尼曼(Daniel Kahneman)荣获200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之后,不少心理学家红着眼杀入认知偏差研究领域当中。无数论文不断证明,人类的确不擅长决策,认知偏差很多,简直是一群思维漏洞百出、被实验任意摆布的小白鼠。真不知道,他们能进化到今天,是撞上了怎样的大运?

我们知道,那些能不断发现鲜活证据的人,往往会成为某个领域的专家。智者与专家又有所不同。比如,平克与普通心理学家的最大区别在于,不仅掌握鲜活证据,而且不会将视野局限于本学科。一旦发现其他领域的卓越智慧,即使这些智慧会导致众多本学科人员失业,他也会毫不犹豫地用它否定本学科的俗气现象。

专业技能的本质是“限制与精致”。专家在自己创造的领域掌握足够多的“条件化知识”,清楚各结论的限制条件;同时又能在深度与广度上呈现求真之美,是为精致。智者在这一点上又不一样,他们之所以做出好研究,是因为思维抽象层级特别高——能跳出本学科所在狭小子类的“限制与精致”。智者往往拥有上帝视角,其言论、著作受到不同学科的研究支持。

如何判断思维的抽象层级是高还是低?比如,一位同时掌握法语、英语、德语的专家,其思维的抽象级别,显然不如一位同时掌握了计算机科学、网络科学与认知科学,且能从中提炼出这几个学科的本质规律的专家。判断思维抽象层级的重要标准在于:与因果解释链早期的距离。好研究、好思想与因果链早期之间的距离往往更短。

什么是因果链?试看1977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安德森(Philip W.Anderson)的经典论文:多者异也(More is different)。在这篇论文中,他提出一个著名观点:将万物还原为简单基本定律的能力,并不蕴含从这些定律出发重建整个宇宙的能力。

比如这篇论文中提到的学科因果链,固态或多体物理学有可能受制于基本粒子物理学,化学受制于多体物理学,分子生物学又受制于化学。心理学有可能受制于生理学,社会科学又受制于心理学。不同层次的学科的规律不同,需要用多层演化观看待整个世界。

又例如,神经元是一个尺度,人类大脑又是一个尺度。人类无数个大脑聚集,形成人类社会,这又是一个尺度。这样就有三个不同的尺度:神经元、个人大脑和整个人类社会。三个不同尺度是否遵循同样的规律?

安德森这篇论文以智者之姿给出答案:不同的尺度会遵从不一样的规律。为什么?同一层级的对称性一旦延伸到更大的尺度,会出现“对称的残缺性”现象。安德森认为,不同尺度的拉扯会打破对称,最终构成科学/思想/现实的不同层级。

宇宙万物和世间万物遵循同一原理:在同一个层级,它们是对称的;当这个尺度过大或者过小时,最终会在人类可以观测的角度,打破对称,造成对称的残缺。

既然如此,在同一层级,好思想和坏思想、好研究与坏研究打破对称所需的力度不同。所谓好思想、好研究,是那些能在同一层级凿穿更多对称、带来更多深邃之美的酷玩意儿。

芒格在 1996 年的演讲中提到:

学术界远远地偏离了正确的轨道,出现功能紊乱。企业功能紊乱的原因在于他们把整体划分为各种私人领域,每人雄踞一方,各自为政。如果你想成为理性的思想者,必须培养出跨越常规学科疆域的头脑。

如何像智者一样,获得思想的更高抽象层级,到因果链的更前端去?芒格的四条建议也许可以供你参考:

● 你应该像安德森一样,根据学科基础性高低为其排序;

● 不管喜不喜欢,必须将重要学科掌握到能通过测试的水平,能常规应用其基本内容,尤其是那些比自己所处专业更为基础的学科;

● 永远!永远!不要吸收那些任何出处不明的跨学科知识,更不要违背经济学原理,即拒绝采用任何本学科或其他学科的基础知识中已有解释;

● 如采取以上方式仍不能产生有用新观点,就模仿那些创造成功观点的方法进行大胆假设与创新,但创新的理论不要和前人结论完全冲突,除非你的确能证明其错误。

这里所谓“更为基础的学科”,就是寻找更低一层的科学,尽量追溯因果解释链条的更早期。

或许,与知识的诅咒相对应的是抽象之福。当你拿出鲜活证据,思维达到一定的抽象层级,你会开始拥有超越专家,成为智者的秘密武器。■

最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