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你的认知模式

打开网上书店的页面,准备帮孩子挑书,你会看到诸如《右脑革命》《右脑开发》这类读物或培训教程;或许你正在热恋,当你与女友吵架时,她或许生气地说,“你只会用左脑思考,而我在用右脑思考”;如果你是位老板,招聘时,你可能想挑一些“右脑型”人才,因为在你看来,他们可能更善于管理。

左脑右脑大不同?

诸如上述常见错误观点,如左脑分管分析和逻辑,右脑分管艺术和直觉;男性善用左脑,女性善用右脑;左脑计划,右脑管理⋯⋯广泛流传。正如科斯林(Stephen M. Kosslyn)在《上脑与下脑:找到你的认知模式》这本书里指出的一样,左脑与右脑的这种二分法,来自1981年诺贝尔奖得主斯佩里(Roger Sperry)的割裂脑研究。人们往往忽视了斯佩里的警告:在实验中观察到的左右半脑认知方式的巨大差异,是一种容易失控的观点……在正常的完整大脑中,两个半球往往作为一个整体紧密合作,这一点非常重要。

随着认知神经科学快速推进,我们已经可以采用核磁共振成像等各类先进设备来考察人类大脑如何运作。科学家发现,左脑右脑差异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以至于在2008年,神经科学家特蕾西审查2200多篇脑科学文献,聚集数十名世界知名神经科学家开会讨论时,各位科学家均将“左右脑”列为神经迷思 (neuromyth)。

虽然左右脑差异并不存在,但这种二元化的划分非常有说服力。将人划分到相应类别中的人格类型说,也是人格心理学中历史悠久的传统。人格类型说的优点在于它可以帮我们简化世界,缺点则在于世界过于复杂,往往会使你所依据的划分标准不靠谱。那么,我们为何不用更底层的认知神经科学证据对人进行划分呢?

这就是《上脑与下脑》中的创见:认知模式理论。这一理论最早源自科斯林早期与他的学生平克(Steven Pinker)所做的心理意象研究。当你在大脑中想象,大象与老鼠站在一起。大象是否有尾巴?老鼠是否有尾巴?哪个问题你回答更快?

当你想象大象与老鼠时,你究竟能更快想象出大象还是老鼠?物体的大小会影响你的心理意象。除了大小外,还会有其他属性影响你的心理意向判断。比如,你更擅长以上脑为基础的空间意象,还是以下脑为基础的客体意象?试看这些问题:

自由女神像哪只手握着火炬?

时钟在3:05分针和指针形成的角度是不是大大于8:20的?

米老鼠耳朵是什么形状?

卷心莴苣和菠菜相比,哪一种蔬菜更绿?

前两个问题侧重空间意象,后两个问题侧重客体意象。你的大脑更擅长哪种方式,也会影响到对世界的判断。科斯林等2011年发表在《美国心理学家》上的元分析报告,调研了100篇神经科学论文,总结了10多个变量,然后根据这10多个变量精炼出两个大维度:上脑与下脑。上脑包括整个顶叶和额叶的上半部分(也是较大的一部分),下脑包括额叶较小的其余部分和整个枕叶及颞叶。人们同时运用上脑下脑两个系统。上脑负责创造及监察计划,下脑则负责分类及传译信息。

如果说左右脑划分侧重于平面,科斯林的划分则侧重于立体;如果说以往人格心理学对人的分类是侧重词汇,科斯林的划分则是侧重大脑结构差异。

科斯林更重要的发现,是人们虽然都是同时使用上下脑工作,但不同的人对上下脑的依赖程度不同。他率领的研究团队,依据人们使用上脑或下脑的不同程度,从人如何接触世界与人如何与他人互动出发,归纳出4种主要的认知模式。

行动者模式(mover):这类人上脑与下脑使用量都超出常人,善于计划、预测结果。习惯运用这类认知模式的人往往适合做领导者,如公司CEO、校长等。西方典型代表如脱口秀女王奥普拉、莱特兄弟;中国典型代表如曹操。

感知者模式(perceiver):这类人多使用下脑而较少使用上脑,低调内敛,见解独特。他们尝试深层次理解所感知的东西,长于观察全局,为人沉着冷静,经常追踪事情发展态势的变化。习惯运用这类认知模式的人往往适合作小说家、牧师或图书管理员等,在团队中更适合扮演军师,提出更佳建议。西方典型代表如在孤独中写诗的狄金森(Emily Dickinson)、小说家莫里森(Toni Morrison);中国典型代表如陶渊明、诸葛亮。

刺激者模式(stimulator):这类人多用上脑而较少用下脑,富于创造力,却较难掌握尺度,适可而止。他们能跳出框架思考及制订计划,但当事情出错时,难以纠错并想出新的解决方法。习惯运用这类认知模式的人在团队中不应独当一面,担任惟一领导。西方典型代表如社会活动家霍夫曼(Abbie Hoffman)、泰格·伍兹;中国典型代表如竹林七贤、张飞。

适应者模式(adaptor):这类人少用上脑或下脑,随波逐流,顺其自然,自由奔放,容易适应,与人相处愉快。他们一般不擅长想出新见解,但当要执行具体计划时,却是最重要的行动者。习惯这类认知模式的人轻易就能适应计划,适合在团队中担任骨干,负责重要运营工作。西方典型代表如泰勒(Elizabeth Taylor)、棒球巨星曼托(Mickey Mantle);中国典型代表如周恩来、关羽。

科斯林还在书中提供了经过初步信效度检验的问卷,帮读者确定自己的认知模式,并为不同认知模式导向的读者提供团队协作建议。

在作者看来,当你碰到那些自己的认知模式不善于处理的事情时,不要急于切换模式。通过书中给出的森林动物寓言和迷宫人造物实验,作者建议每个人应根据任务要求,像残疾人挑选辅助自己的义肢一样挑选自己的伙伴。

大脑

最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