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用演绎法

如果又穷又没名气,你的问题会是什么?在一个问答网站,用“月薪三千”搜索,你可以看到一系列用户提问,比如“月薪三千如何白手起家”“月薪三千怎么追求白富美”“月薪三千怎么买房”“月薪三千如何在北京生存”,等等。这类问题一般指向白富美、财富与买房等外在奖赏,反映的是多数人习以为常的思维。

公益人安猪说过,在这样的条件下,你可以“改变思考问题的层面”:

“假若你仅仅关注‘行为和现象’,缺什么补什么,收入不高就拼命赚钱,你是否真的如愿以偿?⋯⋯假若你关注‘关系和结构’,如‘月薪三千,如何借助贵人获得好运’,那你可能会获得10倍启发。然而,很少有人会站在心智和文化层面思考。这好比仅关注冰山浮出水面的部分,却忽略水平线下庞大冰山底层。”

如果你乐意成为一个内在动机驱使的人——因为兴趣、自身的愿望去做事并从中获得快乐和满足感,怎样更好地保护你的内在动机?也许你已经知道要从兴趣与好奇心出发,也许你还知道“自我决定论”,但我现在要讲一个你不熟悉的方法,帮助你更好地保护内在动机。

比如,在信息过载时代,你想学习认知科学,此主题的畅销书如此之多,按照通常的思路,你可能要把它们全给买来,逐本阅读并做笔记。第一本书讲20个知识点,你写了十几篇读书笔记;第二本书又让你写了十几篇,之后你开始疲倦,不再做笔记。还有一种叫思维导图读书法,认为人只要给一本书整理一份思维导图,就意味着消化了此书。不论是用这两种思路中的哪一种,只要新书层出不穷,你需要收集的信息就越来越多,恐怕会整天疲于奔命。

借用安猪“改变思考问题的层面”观点。如果你将自己的问题定义在“行为和现象”层面,就可以采取上述学习路径,将每本书当作一个现象去总结研究,但这样做意味着你只用了归纳法。不要忘记,理解知识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归纳法,还有一种是演绎法。两种方法相辅相成。

什么是演绎法?演绎法是从体系、模型与框架入手。比如,要用科学计量学的一本核心期刊做一个知识图谱,你会发现,将该领域可视化后,科学计量学是一个小的研究领域,该领域值得关注的核心研究者并不多,总共不到十位。又如,在认知科学、儿童心理学等庞大研究领域,按照二八定律,贡献了学科80%论文且经常被引用的学者,也不会超过42个人,借助演绎法,找到这42个人之后再看,可能平均每个核心学者一生能写一百篇到两百篇论文。继续按照二八定律,这些论文中真正值得阅读的,也只有约40篇而已。所以,在认知科学和儿童心理学这么庞大的领域,值得阅读的经典论文,也就是1600篇上下。这些论文之间还会相互引用,相互打架,最终合并同类项,实际贡献的核心原创术语不过200-400个。

从源头入手,借助第三方数据进行演绎,放弃低效的归纳法,可以更快地明晰学科知识图谱。你不仅需要掌握归纳法,更要掌握演绎法,借助体系、模型与框架,提升思维品质与学习效率,渐进式地形成属于自己的相关知识全景图。这背后的原理是,一个时代,最重要的一手知识点是有限的。掌握了它们,就等于掌握了知识的源头。所有二手⋯⋯N手知识,都是从这些源头衍生出来的。

掌握演绎法,为什么会有助于保护自己的内在动机?很多人在年轻时,恨不得给自己找一位人生导师。每到社会大变革时代,人们思想混乱、信仰缺失、精神空虚,青年导师就会变得格外流行。正如鲁迅所言:“青年又何须寻那挂着金字招牌的导师呢?不如寻朋友,联合起来,同向着似乎可以生存的方向走。你们所多的是生力,遇见深林,可以辟成平地的,遇见旷野,可以栽种树木的,遇见沙漠,可以开掘井泉的。问什么荆棘塞途的老路,寻什么乌烟瘴气的鸟导师!”

如果你是个年轻创作者,对你来说,最大的困难或许不在于坚持内在动机,而在于作品得不到反馈,不知道自己的创作是否经得起考验。这时候,你可以掌握一套不需要依赖任何第三方评判自己作品的方法论。

年轻创作者往往不自信,急需得到他人反馈。与之相反,成熟的创作者掌握一套不依赖他人评价、不断进行刻意练习的方法论。正如巴菲特从他的偶像格雷厄姆那里获得了一生中最好的商业建议是,“你是对是错,并不在于别人是否认同你。你之所以正确,是因为你依据的事实正确无误,你的推理正确无误”。

那么,如何获得这套方法论?多数时候,你需要借助演绎法。比如,在练习写作时,不妨找到一些中文名家,如张爱玲、余光中翻译过的英文作品,像《老人与海》之类,自己尝试翻译,再将自己的翻译版本与张爱玲、余光中的版本进行对比。这样,你马上就能明白,自己的写作与名家是否有差距,差距有多大。在这样的过程中,你无需依赖任何他人评价。

你越熟练地掌握演绎法,就越不需要任何“青年导师”,也不需要来自他人的评价或反馈。因为整个信息求解过程是你独立完成的。通过演绎法,提高个人信息求解能力,摆脱来自他人的评价,借助历史上的牛人与第三方客观数据考量自己的进度,获得反馈。这是一种保护内在动机的巧妙做法。■

最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