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意练习的本质

每一位熟悉写作技巧的畅销书作者,都有属于自己清晰的行动规则,譬如:练习一万小时成为大牛、21天养成好习惯,等等,以激发自己的行动。然而,究竟有多少人能够坚持一万小时,一万小时是否真能让人成功?坚持一万小时的关键节点是什么?一万小时练习的本质是怎样?……对这些问题,他们却置若罔闻。这些畅销书作者略过不谈的细节,恰是科学着墨最多、对自我提升最有帮助的地方。

瑞典裔美国心理学家埃里克森(Ericsson)通过研究一所音乐学院三组学生,提出了刻意练习(deliberate practice)这一概念,其核心观点是,各领域的专家,往往拥有一种较强的记忆能力,即长时工作记忆(long-term working memory)。1973年,心理与经济学家西蒙(Herbert A. Simon)与威廉·蔡斯(William Chase)合作发表的一篇关于国际象棋大师与新手的比较论文显示,通过长期训练,虽然工作记忆容量相差不大,但国际象棋大师在摆盘、复盘等实验上都显著强于一级棋手和新手,因为他们在长时记忆这款硬盘中存储了五万到十万个关于棋局的组块。

事实上,长时工作记忆正是区分专家与普通人的一项重要能力,它才是刻意练习的指向与本质。那些卓越的专家,能够将工作记忆与长时记忆对接起来,因此,在进行钢琴、象棋等自身熟悉的专业活动时,能够调用更大容量的工作记忆。

如果说专家已升级了自己的大脑,工作记忆内存条可以同时调用一块SSD硬盘来用,那些专业领域的新手,往往还在用小内存慢慢地跑系统。

幸运的是,进化给普通人留了条路。埃里克森认为,长时工作记忆能力和领域密切相关,通过刻意练习能够习得。不过,是不是只要你努力,砸锅卖血,做几十小时到成千上万小时不等的苦力,就一定能买来那款可以被工作记忆内存条调用、使唤的SSD硬盘——长时工作记忆呢?

普通人怎样才能买得起那块硬盘?刻意练习的任务难度要适中(难度太低,无聊;难度太高,挫折;必须刚刚好)、能收到反馈、有足够的次数重复练习、学习者能够纠正自己的错误。孜孜以求,方成大器。

多数不靠谱成功学畅销书的弊端在于,推荐了错误的练习方式,虽说口号喊的是刻意练习,实质却南辕北辙,并没有告诉受众,怎样才能激活长时工作记忆能力。比如,下象棋的次数,对于提高棋艺毫无作用,十个一万小时,也成不了国手。但是,如果看着已经发表的棋谱,然后推测国手下法,这种刻意训练方式,就是往长时记忆硬盘里面攒SSD硬盘——存储关于象棋棋谱的组块。

长时工作记忆的培养要点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

●赋予意义,精细编码:专家能非常快地明白自己领域的单词和术语,在存储信息的时候,有意识地采取元认知的各项加工策略,比如自我测验,就是一种反复提取记忆的好方法;

●提取结构或模式:这需要提取专业领域知识的结构或模式,以更好的方式存储知识。比如,专家级别的开发者往往善用设计模式;

●加快速度、增进链接:在大量重复刻意练习的基础上,专家编码与提取记忆的过程会比新手快很多,也就能增加长时记忆与工作记忆之间的各种通路。

所以,刻意练习的指向是去买SSD硬盘,而不是纯粹卖苦力,更不是帮畅销书作者营销,喊喊热血口号:“一万小时,今天,你坚持了吗?”

图灵奖得主理查德·汉明(Richard Hamming)谈到如何变得卓越时表示,练习时间并没有那么重要,也无法精确,无法明示,“在许多领域,通往卓越的道路不是精确计算时间的结果,而是模糊与含糊不清的。没有成就伟大的简单模型。”

即使是格拉德威尔拿来当凭借一万小时定律成功案例的比尔·盖茨,也谦虚地谈道,“一万小时定律有用。但要实现起来需要持之以恒,会经历很多个周期。”

这或许才是西蒙提出的专业技能习得的“十年定律”(10 year rule)。在西蒙看来,国际象棋大师能在长时记忆系统中存储5万到10万个棋局组块,获得这些专业知识大概需要十年。十年定律的真正的启发在于,你必须耐心、谦虚地保持大时间周期的刻意练习。

心智

最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