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快速掌握学科要义

要解决一个难题,你可以思考如何批量解决问题。比如,假设你想迅速结婚,得思考怎样吸引一批优质单身男/女性;假设你想创业,要思考如何开一家好公司,你就可以设法批量创造一批好公司。

单纯想着怎样找一个男/女朋友,或者做好一家公司,恐怕很难迅速得到你想要的结果。因为人类的大脑不是这么设计的——人脑不善于在一个问题上深入思考,而是更善于在不同事物之间找不同。

譬如说,问一个小孩儿,爸爸和妈妈有什么区别,孩子会马上得出很多结论:首先,性别不同;其次,长相不同;再次,妈妈用的手机是苹果,爸爸用的是安卓……

心智

所谓知识,无非就是大量信息。通过找不同,你可以瞬间获得众多信息。人类的大脑有很强的模式处理能力,能快速将两个人不同之处找出来。所以,当你做一件事情时,要得到好的答案,可以思考如何批量处理信息。

因此,我平时买书,不会只买一本书,而是一箱一箱地买。在买书的阶段,我可能并不清楚同一主题,谁讲得靠谱,需要对知识的树形结构进行广度优先搜索,此时乱读无所谓,读到烂书也无所谓;当了解该主题之后,一定要优选精读。我怕的是买书少,读书快。

正如曾国藩所言:买书不可不多,而看书不可不知所择。韩退之为千古大儒,而自述所服膺之书不过数种。柳子厚自述所读书,亦不甚多。

有时候好书与好书会相互竞争。假设你要学习认知语言学,作为一名之前从未接触过它的新手,最初可能会买上数十本认知语言学教材。对不同的教材进行比照,你可以仔细观察它们反复在讲的是什么问题,渐渐就能搞清楚该学科的核心知识体系了。

经过对照,你会发现,来自不同年代、不同国家的三四本教材反复在讲范畴和隐喻,此时你会明白,这就是认知语言学的核心内容:不同书籍反复出现的新鲜词汇即为该学科基本术语。利用网络查阅其含义,再浏览教材案例,四十小时之内即可掌握认知语言学的要义。

如果将上述方法推广到其他学科,就是快速学习任意一个学科的“最小知识法则”。学习任意一个学科,你都可以尝试先弄明白三样东西:

1.知识的源头

源头落花每流出,亦有波澜。一个学科的核心知识体系,源头从哪里来?这里仍以认知语言学为例,你不妨思考几个问题:认知语言学最早是因为要解决什么样的问题而诞生,因为什么样的背景而产生,有什么样的东西在支撑这门学科的建立?此时,你可以不必看这个学科现在的教材,而是要看它最原始的那本著作。莱考夫的《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便是奠定认知语言学基础的一本书。读过它之后,你大体上就会明白认知语言学是因为“范畴与范畴化”而诞生。

2.核心话语体系

某个学科因为某个原因诞生了,它必然有自己的一套跟其他学科不同的话语体系。仍以认知语言学为例,它跟“认知修辞学”和“认知心理学”就有不同的话语体系。它的侧重点是什么?它关心的是“基本层次隐喻”作为人类的基本思维方式。

3.二级推演体系

任何学科,只要产生了只属于自己的特殊话语体系,那么,该话语体系会延伸到下一个层面,推演出二级话语体系。在学习认知语言学的时候,你要明白它的二级话语体系是什么——那就是,“相似性原则”与“经济原则”相互冲突,导致人类心智和语言的一些有趣之处。比如,在我们的日常语言习惯中,有生命的事物相比没有生命的事物显得更强势,人类先于动物,阳性大于阴性,等等——通常,人们会说“美女与野兽”,而不会说“野兽与美女”。

这三样东西就是学习任何学科要掌握的三个最小知识。我将其称为学习任意一个学科的“最小知识原则”。如果你掌握了某个学科的三个最小知识,就容易理解该学科的全局,不至于被其他枝节带歪路。但是,正所谓“功夫在诗外”,任何学科都存在“知识的诅咒”。此时,我们需要跳到掌握一个学科的第四个方面:

其他学科是怎么看待这个学科的大问题的。

仍以认知语言学举例,此时,我们关心的是,社会心理学如何看“隐喻”,当然,这就是社会心理学的“自我归类论”与“社会认同论”需要解决的问题了。

最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