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专家那样学习

如何习得专业技能?你或许被填鸭式教育折磨多年也不得要领;工作后又接触到错误的“1万小时定律”——这一说法源自瑞典裔美国心理学家埃里克森(Ericsson)的刻意练习(deliberate practice),被科普作家格拉德威尔(Gladwell)在《异类》中曲解为“1万小时定律”并流行起来。

“1万小时定律”,乃至埃里克森本人的观点,之所以受人诟病,关键在于其适用的人类活动,如象棋、小提琴、篮球、驾驶、拼写,等等,很多都是认知复杂度较低的专业技能。

什么是“认知复杂度”(cognitive complexity)?它是指人建构“客观”世界的能力。认知复杂度高的人,具有高度复杂化的思维能力,善于同时使用互补与互不相容的概念理解客观世界。

刻意练习对认知复杂度偏低的专业技能或许有效,对认知复杂度较高的活动,作用则相对有限。毕竟,真实世界里,黑白对错并非截然分明。认知复杂度较高的人,往往拥有较好的领导、决策与判断能力,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更“智慧”。既然练习1万小时可能作用不大,要成为销售或管理领域的专家,若不是无从学起,应当学什么,怎么学?

认知复杂度高,与认知复杂度低的学习活动,其差异很大程度上在于隐性知识的比重多少。隐性知识(tacit knowledge)是与可通过文字、图表、公示等表示的显性知识(explicit knowledge)相对的概念,它是使人们有能力利用概念、事实以及程序解决现实问题的知识,一般也称为“策略知识”。它是知识(方法)的知识,是学习、思考和解决问题的策略,可用于许多不同的任务或学科,但需要从情境里、在行动中找寻。

心理与经济学家西蒙(Herbert A. Simon)认为,人的理性是“有限理性”(bounded rationality),这意味着,在现实情境中,人掌握的信息、知识和能力有限,能够考虑的方案也有限,未必能作出使效用最大化的决策。这种有限理性体现在学习中,就需要“情境学习”(situated learning)——“在哪里用,就在哪里学”。

人的学习会受到情境制约或促进。你要学习的东西将实际应用在什么情境中,就应该在什么样的情境中学习这些东西。比如,要学习编程,就应该在Github里学习,因为你以后编程就是通过Github。再如,你要学习还价技巧,就应在实际的销售场合学,因为这最终是用在销售场合的。

埃里克森没有否认情境的重要性,但在格拉德威尔的书中,学习科学已经证实的主流学习方式被置于不起眼的角落——与学习密切相关的隐性知识被忽略了。学习科学的大量研究表明,成人的最佳学习方式并非独自练习,而是在情境中学习。

要做到有效学习,得进入相关情境,找到自己的“学习共同体”(learning community)——由学习者及其助学者(包括教师、专家等)共同构成的团体。学习者刚开始围绕重要成员转,做一些外围工作,随着技能增长,逐步进入学习共同体圈子的核心,做更重要的工作,最终成为专家。这才是学习科学日益主流的观念:从情境学习出发,当一名认知学徒。

情境学习的要点有:

● 找到学习共同体:大量知识存在于学习共同体的实践而非书本之中,有效的学习不是关门苦练,而是找到属于自己的学习小团体。如程序员在类似于Github这样的网站练习编程。

● 隐性知识显性化:隐性知识高度个人化,受个体所处的环境制约,很难用显性化语言清晰表达。但合适的氛围和条件能促进隐性知识的交流共享,协作学习可以将隐性知识转换成显性知识,进而实现显性知识与隐性知识的双向流动、结合,让团体中的个人将隐性知识也消化为自己的知识。

● 模仿榜样:榜样可以是现实生活中的导师,也可以是网上的导师。

● 培养多样性:在多种情境中实践,以此强调学习广阔的应用范围。比如,裁缝出师不一定练习了1万小时,却能缝制出各类足够好的衣服。

为什么1万小时定律容易被人接受并得以流行?或许是因为人生性懒惰,讨厌不确定。一个规定好的数字,让成功变得仿佛唾手可得,有些人对其背后更重要的内容不假思索,自欺欺人,认为随便花1万小时就能做到精通。殊不知,高手都是从认知学徒做起,找到学习共同体,从边缘开始合法地参与,让自己在实践中、在思潮激荡中将技能融会贯通,才成为专家。不过,1万小时定律也有好处,至少激发了不少人的奋斗动力。

最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