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与心理测评

中国的算命跟西方的星相学很不一样。传统的五行学说,很像一种人格类型理论,将人格类型分成金木水火土五种。但是,算命大师们最大的错误在于,将人的表征(如面相、骨相、手相等外貌特征),也就是人格的物质或生理基础,混同于人格特征。

不过,我倾向于否定当代伪科学意义上的算命,却不否认传统意义上的算命是一件有趣的事情,甚至还觉得它有一定的科学依据——这与当代心理测评科学的一个发展方向密切相关。

从某种意义上说,心理测验可以粗略地分为两种,一种为操作性测验,另一种为反应式测验。如果将算命中的五行学说与西方近年来比较流行的大五人格模型作对照,我们会发现,后者是根据被试对人类性格的“反应”进行测量,也就是说,通过你在做题时的选择,来描述你的性格。而算命实际上是一种中国古代的评价中心(assessment center),它综合了算命大师们对你的“操作”(你跟他们的互动,他们向你提的很多问题本质上是一种“操作”测验),还有他们对你的“个人传记史”(他们通过种种方式了解到的你的背景)的测量。

如此看来,古代的算命其实很有科学道理,它证明了古人在操作性测验方面的努力,说明他们重视人在测评中的作用。中国人由于受到“面子”等因素的影响,在做题时,社会称许性(social desirability)较高,可能会刻意表现出为他人所接受的倾向性,掩盖真实的自己。因此,算命这种操作式的心理测验对中国人来说,更容易“算准”。

当代心理测量科学有两个主流发展方向。一个方向更强调人在测量活动中的作用,由这一思路出发,素质模型、概化理论、认知诊断测量、社会网络分析、评价中心越来越流行。另一个更主流的方向,则是强调数理在测量中的作用,这一思路占据了先天优势,已经有无数研究指出,人类的决策与预测是多么的不可靠,即使是非常优秀的心理学家,统计诊断往往能够轻而易举地战胜临床式诊断,这个方向更重视统计模型在测量中的作用,主流代表为项目反应理论(item response theory)——一种探讨被试对项目的反应与其潜在特质间关系的概率性方法。

这样看来,传统意义上的算命或许还有一点道理。当代的算命,之所以给人不靠谱的感觉,在我看来,原因可能有以下几点:

  1. 算命发展到后来,夹杂了太多不可重复检测的东西;

  2. 如同中医一样,算命没有形成完善的传承体系,好的算命者越来越少,种种提问技巧和传记史模型没有及时流传下来,以至于史书中提到无数以善预测、善识人闻名于世的将相官吏,对今人而言只能是传说;

  3. 预测这种事,就像天气预报一样,总应该是概率的、面向集体与面向宏观的,但绝大多数中国的算命者,总是试图预测不太适合预测的小事,比如能否升官发财之类,使算命显得错漏百出。

高明的算命者,预测效度往往较高。中国现在的情况,不是算命者太少,而是各种打着心理学家名义的伪科学“算命者”实在太多,几乎完全压制了心理测评科学的另一个更主流的发展方向——重视数理在测评中的作用的思路。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要知道,人才测评公司的吃饭本领——评价中心的操作技巧,对一个普通的心理系本科生来说,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掌握;而目前职业测评公司的吃饭本领——职业测评的技巧,对一个中专毕业的学生来说,不到一个星期就能学会。

至于项目反应理论,国内能够掌握的心理学专家恐怕不超过50位;多维度多级计分的项目反应理论模型,国内能够掌握的专家甚至可能不超过5位——这使得心理测评给大众一种很不科学的感觉。有学者呼吁,应该尽快建立心理测量的国家规范。但是,这样的提议,有谁真正重视过呢?

我们不能因为偶尔被算对一两件小事而感到惊喜,就去追捧算命大师,那不是一个科学国度的公民应该做的事,只能让我们将未来对中国人心理行为的预测,寄托在贴着山羊胡子、神神道道的算命大师身上。心理测评科学的发展看似缓慢,但始终都在小步前进。长远来看,它的前景永远胜于算命。

算命

最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