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得见的未来不叫未来

如果你刚毕业,开始工作没多久,凭直觉感到自己有某种职业选择的方向,但是,如何判断这个方向是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有没有受到大众审美影响?如何选择一份安心、踏实,且适合自己的工作?

志业是涌现出来,而非事先选择的。在职业生涯早期,要尽可能找到你认识的最聪明的团队去工作,这样,很多问题会迎刃而解。尽可能在一个智力密集型而非人际关系密集型的团队中工作。工作时,你可以遵从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如何才能去做喜欢的事》这篇文章的建议,尽可能创造出令人觉得不可思议的作品,这样能帮你找到一生都愿意从事的事业。

人在年轻时,受制于生理周期、理性发育周期等,多数时候不太靠谱。此时的典型表现是,做事不容易有始有终。为什么容易出现这类行为?因为人类容易高估自己的地位,倾向于以为领导、同事清楚自己在想什么,知道自己没有做好一件事,并非出于恶意。但是,人家其实不知道你的想法。在职业生涯早期,即使没找到一生志业,你至少可以让自己做事有始有终。怕的是借寻找志业的借口,不断损人品。

有人说,要做长远的职业规划并定期调整。但正如图灵奖得主理查德·汉明(Richard Hamming)所言,“在许多领域,通往卓越的道路不是精确计算时间的结果,而是模糊与含糊不清的。没有成就伟大的简单模型”。我个人也不建议职场新人做过于周密的规划。不妨从好的学习习惯系统、好的知识创造系统等“细节正确”的事入手,保证每天有心流产生,体会到精神力完全投注在创造活动中的感觉。

当今社会,很多人希望成为厉害的人。实际上,是否“厉害”不重要,因为你总会碰到比自己更厉害的人。接受自己的不完美,坚持做到细节正确,慢慢地,很多东西会变得不一样。我不喜欢做长期规划,如果非要说有所谓规划的话,我的长期规划就是成为一个内在动机驱使的人。即便因为世异时移,我的事业需要跨越不同领域,我所做的一切也都是内在动机驱使的结果。

看得见的未来不叫未来。未来一定是看不见的,你很难预测自己的未来走向,但你可以全神贯注,拼搏当下,获得心智的自增长。在职业生涯的多数时候,没有人会花心力肯定你,因此,人们常常将外在奖赏误解为对自己的肯定。其实,比外在肯定更重要的是内在动机。

有人说,在职业生涯初始阶段,一定要进入最大的平台,打开视野,拓宽思路。然而,不是谁都能进入所谓大平台、大公司。年轻人的成长无非两条路:要么赶上一条大船启航,获得足够多的练手机会;要么自己走一条与众不同的路,多付出些时间,创造并用好同样多的练手机会。或许多数人只看到第一条路,忘记了第二条。然而这条少有人走过的路,怎样才能走通?不妨想想《坎贝尔生活美学》中,坎贝尔向一个年轻人问的试金石问题:“你能否忍受十年的默默无闻?”

假设你的职业生涯只有一年时间,你会发现,平台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重要。在这个假设下,如果你觉得还是离不开平台,说明你和平台捆绑得太紧密,这可能有点危险。如果在这个平台中,你始终是很弱的一方,这意味着平台对你还是有价值的。反之,如果你发现自己在平台上已经有足够的话语权,而这里已无更多值得学习的东西,你或许可以选择离开,追求跃迁。

即便是在像金融这种对平台有一定要求的行业,平台的作用也在削减。未来多数行业,标准化产品可能都没有太多的机会。标准化的产品做得再好,都会被财团垄断。多数创业机会是由精英小团队运营的非标准化产品。以金融行业为例,一个人工智能武装的精英小团队会胜过一个又一个平台。

至于职场新人要不要加入创业公司,我认为,你需要对心仪的公司做个评判。首先要看创始人的初心,如果创始人只是随大流、投机主义,比如,看到某个模式很火,就跟风去做,这种公司就不能选;其次是看创始人是否有维护初心的能力。如果你想加入的是一个早期创业团队,对你来说,最重要的考量标准,就是团队是否具有与众不同的思维模式。

目前风险投资界普遍流行的话语体系是基于战争隐喻,比如“A 轮”“B 轮”“C 轮”,“赛道”“卡位”“布局”。然而,决定初创公司成败的不是竞争,而是成长。谷歌不是因为想与雅虎竞争而诞生;Facebook不是因为想与MySpace竞争而诞生;iPhone不是因为想与诺基亚手机竞争而诞生。不妨采取另一种思维模式:树形隐喻。在树形隐喻视角下,产品不再是为了跟谁竞争而诞生,团队中的每个人不再是为了别人而活,而是为自己的成长而活。具体而言,创业的树形隐喻包括这样的一个逻辑:最小支点 → 最小产品→最小团队。

最小支点是大树的根。创始人需要知道自己的根是什么。未来五年乃至十年后,该创业项目始终在捍卫什么。从语言学角度说,最小支点是个名词,它不可再切分。

最小产品是树伸出地面之上的部分。你可以看看,围绕这个最小支点,团队搭建了怎样的产品模式,选择了怎样的信息架构与商业模型。

最小团队是树的守护者。不妨考察一下,团队有什么资质或者气魄,能证明自己在未来五到十年内,始终呵护这棵树的成长。

当然,无论团队成员多么聪明,加盟创业公司,注定是高风险、低回报的。年轻人为什么不妨走这条路?借用《死亡诗社》的一番说法:进入大平台、大公司,是崇高的追求,足以支撑人的一生;虽然前途不甚清晰,我们选择和“树”共同成长,不是因为这样好玩,而是因为“创造”才是我们活着的意义。■

最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