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创新算法

航海过程中需要用船锚来牵引大船。船锚的重量和船的体积之间有个计算比例,比如,一艘船的重量是1吨,船锚的牵引力在10吨左右。在硬泥环境下,船锚的牵引力没问题。一旦碰到有淤泥或洋流的海域,船锚牵引力会受影响。如何增大船锚牵引力?如何把10吨的牵引力变为15吨或20吨呢?

你也许想到了,可以添加附属船锚,或者把船锚做得更大,增加牵引力。这样的答案很容易想到,常规的思维方式就是缺什么加什么。

不少人生难题也是类似的:为了解决一个问题,引入一个又一个新问题,把人生变得越来越复杂,无穷无尽,疲于奔命。

当改变在系统内发生时,始终会是第一序列发生变化,较难得到有创意的答案。没有创意的人生,也是如此,像困在瓶中的苍蝇,左奔右突,找不到出路。出路在哪里?不妨尝试用“STC算子”解决这些难题。

什么是“STC算子”?STC是尺度(Size)、时间(Time)与成本(Cost)三个英文单词的首字母缩写。

解决人生难题时,一旦用具象的情境来思考,你会着眼于情境中的利益相关方,此时,难题多半无解。比如,一个小朋友爱发脾气,你就给他贴个标签:性格不好。发脾气是因为小朋友性格不好;小朋友性格不好是因为他喜欢发脾气。循环往复,只会导致越来越多的矛盾。

在一些学校里,老师会告诉小朋友,你发脾气是因为大脑中的杏仁核出了一点小问题。所以小朋友就明白了,原来不是我性格不好,也不是我这个人本身不好,只是我的杏仁核暂时出了点问题。让它慢慢平静,慢慢恢复就好。

这就是“STC算子”的第一步:尝试用更抽象的概念描述你的系统,不拘泥于眼前具象的概念。拿船和船锚的具体场景来想象,可能永远找不出有创意的答案。如果把“船”改为一个更抽象的描述,你受思维定势的束缚就少一些。

心智

该用什么样的方法,在水中牵引10吨、15吨、20吨的重量?

第一步,分离出整个系统中的核心元素,使用抽象词汇描述——语言不是思想的外衣,而是思想本身。语言会束缚你的思想,一旦你用“上位层次范畴”词汇取代“基本层次范畴”词汇,就容易获得好创意。

第二步,时空变形。任意一个系统中,都存在三个核心要素: 尺度、 时间与成本。你可以尝试固定其中两个要素,把第三个要素极端化,就更容易获得有创意的答案。例如:

固定住时间与成本,尺度无穷大会如何?尺度无穷小会如何?

固定住尺度与成本,时间无穷大会如何?时间无穷小会如何?

固定住尺度与时间,成本无穷大会如何?成本无穷小会如何?

在牵引力问题中,抽象的系统总共有三个要素,第一是“物质”(船);第二是“牵引”(船锚); 第三是“水”(海水)。如果对这三个要素分别进行极端化处理,你会得出一些巧妙的答案。比如,水消失后会如何?是否可以通过变形海水增大牵引力?思考至此,问题就变得简单了:有没有简单的方案,让水消失掉?一个有创意的答案是,给船锚加上制冰功能。制冰会加大牵引力,完成牵引过程后,就可以把冰溶解掉而不影响船本身的重量。如果再往极端推导,把整个大海的一部分都变成冰山,那它的牵引力更不一样了。

为什么大家不容易想到把海水进行变形,把阻力变成助力?当具象被抽象成概念之后,你会发现,原来在船锚和船之外,还有海水这个容易被忽略的要素,而水的形态可以发生物理变化。

这套神奇的方法论叫创新算法,它来自于前苏联发明家阿奇舒勒(Genrich S. Altshuler)。

在20世纪,他对250万份专利进行细致分析后,糅合心理学、哲学等学科精髓,成功总结出求解高层次创新难题的通用算法——TRIZ。

在创新算法中,“STC算子”往往帮助你摆脱思维定势。类推到求解人生难题上,它也可以帮你摆脱不知不觉习得的人生定势。

第一个维度是“尺度”。尺度不仅包括空间的长宽高、地理位置、各类物理学的形态等,还包括抽象层面的尺度。神经元多到数百亿个,人类心智自然涌现;宇宙浩瀚无边,宜人地球自然涌现。神经元、心智,宇宙、地球, 都是不同尺度。人类常受所在尺度的束缚,一旦将尺度进行抽象与变形处理,无穷大、无穷小,那么,你也许会有新的发现。比如当整个宇宙都是一个虚拟现实世界,人生意义何在?

第二个维度是“时间”。有些人定目标时习惯用空间模式思考,希望占有更多用户或更大地盘。可一旦转换为时间模式就不一样了。写一篇文章,空间模式追求阅读量10万+,而时间模式想的是怎样让文章在十年后、百年后、千年后还会有人愿意看?

第三个维度是“成本”。转换成本要素,也可以推导出不一样的方案,比如有的人推崇极简主义。而我推崇在买书一事上,不考虑任何成本。

对尺度、时间与成本采取无穷大、无穷小的变形,你会获得更多可能。这些可能,有的你非常容易想到,有的很难想到。创新算法将其区分为五个层次:微创新、系统的改变、跨产业解、跨学科解和全新发现。

要增大牵引力,就把船锚变得更大,这是微创新,是容易得出的解决方案,也正是它们,阻碍了高层次创新。

这就是要跨学科思维的原因。真实世界的问题复杂多变,假如你不具备其他学科的知识,很难提炼出恰当模型。在前面的简单例子中,“水+物体+牵引介质”这种模型,也需要你具备高中以上的物理学知识。

现在,不妨把创新五层次论类推到人生路径上,如果人生是一种求解,是进行微创新——多数时候遵从多数社会规范,还是创造新的生活方式呢?

最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