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出身平凡家庭,毕业于普通大学,没有田晓霞那样的妻子或普京这样的丈夫,在权力、金钱乃至能力积累方面刚刚上路。你很年轻,渴望成功,可是“别人”凭什么帮你?

别人不是“自己人”

台湾心理学家黄光国在成名作《人情与面子:中国人的权力游戏》中,将中国人的人际关系划分为工具性关系、混合性关系、情感性关系三类。

典型工具性关系是陌生人关系,在交往中遵循“公平法则”——“合则来,不合则去”;

典型混合性关系是熟人关系,在交往中遵循“人情法则”——“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典型情感性关系是家庭关系或者亲友关系,在交往中遵循“需求法则”——“各尽所能,各取所需”。

另一位本土心理学家杨中芳(2001年)改进了黄光国的理论模式。她与杨宜音在系列研究中,注意到中国人的人际关系“情”与“礼”是分离的。有时你知道按“礼”(面子)应该给某人“情”(人情),但心中并无这种“情”(人情)的存在。因此,杨中芳将黄光国的情感性人际关系划分为“应有之情”(义务的、规范的情感,也称“人情”)和“真有之情”(真正的、自发的情感,也称“感情”)。

别人不帮你才正常。别人往往意味着“工具性关系”(黄光国的人际关系分类体系)或者“外人”(杨中芳的人际关系分类体系)。对于此类人际关系,仅需要采取“公平法则”——合则来,不合则去,双方完成交易即可。

让别人成为“自己人”

如何更好地让别人成为“自己人”?有一些常见心理学原则可以归纳,比如:

人们愿意帮助“自己人”——你的品味、你的思想、你的兴趣,都可能让“别人”觉得你是“自己人”。

人们愿意帮助那些实际上是在帮助“自己”的人——让自己的梦想,成为“别人”的梦想的一部分。

人们愿意帮助有礼貌、积极向上、乐观与有奋斗精神的人——对美的欣赏与追求是人的天性或者本能。

人们愿意帮助能够“帮助”的人——不要让“帮助”成为“别人”的负担。

在社会心理学教材中,还可以找出更多原则,不过最应该记住的一条是,人们愿意帮助对于自己的帮助给予积极回应与正面反馈的人。

相信世界上存在愿意帮助自己的“别人”。并且尽可能地让这些人群越来越有层次感、战斗力,最终构成一座完善的“人际金字塔”。

第一层,也是人数最多的一层,就是秉承公平原则或者交易原则的“外人”;

第二层,则是由“交往性”自己人与“身份性”自己人构成。前者是“朋友”——“朋友”们并不存在应该帮助自己的义务与责任,不要将朋友的“真有之情”混同于“应有之情”;后者则是欠“人情”的人(比如,婆婆家的人)——人情总是要还的。

第三层,则是“自己人”——少而精,这是最后的避风港。

“人际金字塔”的每一层各有多少人呢?你需要多少朋友?如果按照邓巴数字(Dunbar’S Number)给出个具体答案,最顶层只有7人。那种你在机场遇到、不打招呼不好意思的人,全部加在一起,也不过150人左右。

求人办事,担心“丢面子”,即使生活压得你喘不过气,还是不主动寻求“别人”的帮助,那么,你有可能总是闷闷不乐,感慨怀才不遇,怨天尤人,认为世界上就是没人愿意帮助自己。当因为某些机遇,成功发家,这个时候,却颇为记恨那些当初没帮你的“别人”,那是“别人”的错还是你的错?

保持对别人的善意

一个关于“助人为乐”的心理学实证研究发现,善意和幸福之间的密切关系存在于日常生活中,善良的人们体验到更多幸福并拥有更多的幸福回忆。令人诧异的是,无需实际的助人举动,只要通过为期一周对善举的记录,人们就会变得更加幸福和感恩。

如果人性是趋乐避苦、追求积极体验而非消极体验,当他人的痛苦是我们忧伤的原因时,我们会努力去消除他们的痛苦,以便使自己好受一点。所以,伸出援手,会让自己更快乐。

同样,如果我们能够预见,自己做了什么之后,他人可能产生愉悦,这种想象中的属于他人的愉悦,在自己的心中,可能也能达到同样的强度。我们能够体验到这种主观想象的他人的愉悦(想象当你给别人一个惊喜时,就会有这种感受吧)。这样,快乐就加倍了(助人的快乐和想象中他人的快乐)。反之,当他人没有因我们的“善举”达到期待中的那般快乐时,这条规则也同样适用。

总之,保持对别人的善意,主动去帮助别人,在给别人变成自己的“自己人”机会的同时,你也给了自己一个变成别人的“自己人”的机会,这将让我们的“人际金字塔”更厚实,人生更幸福。■

心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