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1万小时定律”

在成为牛人的道路上,没人能否认练习的作用。生性懒惰的我们,总是在寻找借口,试图回避练习。有一天,畅销书《异类》的作者格拉德威尔(Gladwell)告诉你:“人们眼中的天才之所以卓越非凡,并非天资超人一等,而是付出了持续不断的努力。只要经过1万小时的锤炼,任何人都能从平凡变成超凡。”练习1万小时,就有了希望,无论天赋,无论出身。你是不是怦然心动:屌丝的人生终于可以开始逆袭!

然而,真相是,从来不存在“1万小时定律”,它仅仅是畅销书作家对心理科学研究一次不太严谨的演绎而已。

1万小时定律的来龙去脉是怎样的?

1973年,心理与经济学家西蒙(Herbert A. Simon)与威廉·蔡斯(William Chase)合作发表了一篇关于国际象棋大师与新手的比较论文。他们发现,通过长期训练,虽然工作记忆容量相差不大,但国际象棋大师在摆盘、复盘等实验上都显著强于一级棋手、新手。其中,国际象棋大师、一级棋手、新手三类人能记忆的组块分别是7.7、5.7和5.3。西蒙在文中首次提出专业技能习得的“十年定律”(10 year rule)。他推测,国际象棋大师能在长时记忆系统中存储5万到10万个棋局组块,获得这些专业知识大概需要10年。

后来,瑞典裔美国心理学家埃里克森(Ericsson)参考西蒙的“十年定律”,两人在国际象棋领域的专业技能习得方面再次合作发表论文。后来,埃里克森发表了另一份研究报告,阐释他对一个音乐学院三组学生的研究结果。这就是那个被格拉德威尔引用、以致演绎成“1万小时定律”的实验:

把学院学习小提琴演奏的学生分成三个组。第一组是学生中的明星人物,具有成为世界级小提琴演奏家的潜力;第二组的学生只被大家认为“比较优秀”;第三组学生的小提琴演奏水平被认为永远不可能达到专业水准,他们将来的目标只是成为一名公立学校的音乐教师⋯⋯实际上,到20岁的时候,这些卓越的演奏者已经在他的生命中练习了1万小时,与这些卓越者相比,那些比较优秀的学生练习的时间是8000小时,而那些未来的音乐教师,他们的练习时间只有4000小时。

从论文标题到实际内容,埃里克森强调的仅仅是刻意练习(Deliberate Practice),而非“1万小时”这个魔术数字。心理科学史上从来不存在一个所谓的“1万小时定律”。

格拉德威尔在书中丝毫没有提及西蒙的贡献,他对埃里克森研究报告的演绎,违背了后者的本意,使他的研究经常遭到心理学界的批评,甚至不得不亲自捍卫“刻意练习”的观念。

1万小时定律有哪些问题?

首先,不同专业领域的技能习得时间与练习时间并不存在一个1万小时的最低阈值。如,优秀专业演员的专业技能习得往往是3500小时;记忆类专家技能的习得也并不是需要1万小时,而是数百小时。Hacker News读者们已经整理的证据表明,不少互联网公司创始人专业技能习得同样不是1万小时。

其次,成功与练习时间并不完全成正比,天赋在其中扮演重要作用。如心理学家平克指出,优秀科学家的平均智商在125以上。同样,1997年一篇研究报告表明,医生、律师、会计的智商多数位于标准七以上区间。一篇来自1990年的报告表明,非言语智商,能够解释少儿象棋成绩高低的12%。

最后,一个巧妙的思想游戏就可以驳斥1万小时定律,这就是哲学家Eubulides Miletus提出的沙堆悖论(Sorites paradox):

1颗沙子不是堆,如果1颗沙子不是堆,那么,2颗沙子也不是堆;如果2颗沙子不是堆,那么,3颗沙子也不是堆;依次类推,如果9999颗沙子也不是堆;因此,1万颗沙子还不是堆。

“破解”沙堆悖论时,我们经常不得不设定一个固定的边界。如果我们说“1万颗沙粒是一堆沙”,那么少于1万颗沙粒所组成的,就不能称之为一堆沙。这样区分9999颗沙和10001颗沙,就有点不合理。如此,则不得不设定一个可变的边界,但是这个边界是多少呢?我们现在并不知道。那么最初设定的那个“1万颗沙粒是一堆沙”作为知识的价值被削减。同样,在沙堆悖论的视野下,1万小时定律的价值也就这样被消解。

正如真实的心理科学研究所表明的一样,成为专家的时间往往随着不同专业技能领域而变化。

心智

最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