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人、自己人与另一半

目前,在评价婚姻成功与否时,华人使用的评价体系不同于西方。在西方婚恋理论之中,占据主导地位的是爱情的三元理论,将爱情分成激情、亲密与承诺三个成分,根据这三个成分的多少,将爱情划分为八个种类。

但是,普通中国人会如何评价一个人婚姻或恋爱成功与否呢?结合自己的研究积累和访谈成果,我梳理出一个大致的框架。

在受访者的评价中,很少牵涉爱情的成分,人们几乎更倾向于将婚恋理解为一个动态匹配、动态人际交互的过程。激情、浪漫在他们谈及婚恋时很少出现。“配不配”“是不是自己人”是中国人常用的词汇。

为什么会这样?从宏观背景上说,西方历史上始终存在供年轻人自愿认识的公共空间。这种空间,在不同年代,表现为不同载体。比如,贯穿美国历史的志愿者组织、社区文化,往往成为年轻人相互认识的公共空间。

爱

在中国,由于种种历史原因,没有形成可以供年轻人相互认识的公共空间。中国人的相互认识,更多通过“红娘”,通过彼此的“八卦”,通过“相亲”之类的方式,是一种靠“熟人”相互认识的过程。由于这种“熟人”社会的特点,“熟人”直接作为婚恋的“中枢”,因此,年轻人之间的“婚恋”生活往往不是从浪漫开始,而是一个将“外人”变为“自己人”,最后变为“另一半”的人际互动过程。

几千年来的历史文化,在中国本土形成了一种费孝通所说的“差序格局”。人们往往是慢慢采取“推己及人”的人际关系理解策略,从自己所处的小圈子,逐步延伸到“差序格局”之外的圈子。这种衍生过程很缓慢,但也很有力量。美国年轻人在结婚前交往的男女朋友数量可能大于中国人。但是,中国人平均认识的男女朋友结婚的可能性或许大于美国年轻人。

外人

中国人往往将圈子之外的人称为“外人”,这就是中国人婚恋生活中的第一部曲。在“外人”阶段,父母、朋友等“自己人”教给年轻人的婚恋应对策略往往是,“要防对方一手”“人心隔肚皮”,具体到女性,类似于“处女情结”之类的影响则无处不在。中国古典小说的集大成者“三言二拍”与《红楼梦》,多处可以找到类似的证明。

中国人评价某人婚姻失败时,也会经常使用本土化词汇“外人”。他们会强调,他们两个一点都不亲近,走在街上,跟一对“外人”似的,不够亲近。回到家中,也是“客客气气”,很少“吵架”。

对中国婚恋生活来说,“吵架”有时是不可或缺的元素。这种元素,反映到本土民俗心理上,就是“小两口吵架,床头吵,床尾合”。因为有分歧,有争议,在深受传统文化熏陶的长辈们看来,这反而是“好事”,因为这意味着双方不再是“外人”。这也是解释中国式家庭暴力的一个很重要的文化心理背景。

自己人

第二个阶段,则可以称之为“自己人”阶段。这种阶段,与西方婚恋理论所强调的浪漫之爱或激情之爱也不一样。当通过各种互动,度过相互“装”的阶段,使对方真正明白了“自己”,也使自己真正明白“对方”,此时此刻,婚恋双方就成了“自己人”。

对于“自己人”与“外人”,中国人会使用不同的评价体系。“自己人”,更要“交心”“有难同当,有福共享”,“好得就跟穿一条裤子似的”。婚恋中的AA制对于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很难接受:“自己人”为什么还需要分开理财?“亲兄弟,明算账”,说明还停留在“外人”阶段。

绝大多数所谓“模范夫妻”,都处在“自己人”阶段,即使由于性格、沟通方式、经济原因,小两口家庭内部会冲突,甚至有时频繁“吵架”,婚姻也很难散伙。一旦“小两口”家庭碰到重要问题,他们会立即团结起来,一致对外。比如,中国人都比较熟悉的一个情景是,当官的丈夫“包二奶”,在家庭内部,他们会争吵。然而,当丈夫面临“双规”的时候,不少“官太太”会立即停止对丈夫的攻击,帮丈夫隐瞒真相。

另一半

最后一个阶段,就是所谓“另一半”的阶段。这是中国式婚姻的最高境界,也是评价一个人婚姻是否大成功的标志。在评价成功的婚姻,充满激情、令人羡慕的婚姻的时候,中国人会强调,夫妻两人好得就像“一半”跟“另一半”似的。

对很多“大男子主义”的中国男性来说,某些狐朋狗友,也属于“自己人”的心理范畴。虽然说,这些“自己人”往往会在需要“患难见真情”的时候消失掉,但对他们来说,“朋友如手足,妻子如衣服”也成了本土文化的一部分,他们很少具备西式的“骑士精神”或者说真正尊重女性的“贵族精神”。

从最早的战国时代到民国,很多在中国人心中符合“英雄”定义的中国男人都说过类似的话。当面临同样属于“自己人”的心理决策时,究竟是爱江山还是爱美人?类似的传奇故事,已经演绎了太多。我们只能说,他们的婚恋还不是最成功的婚恋,只是婚恋中的第二阶段。

到了“另一半”的婚姻境界,对婚恋双方来说,不存在“吵架”的问题。可以说,这也是一个螺旋式的循环。在“外人”阶段,因为双方共同利益太少,相互的自我卷入程度太低,吵不起来;而到了“自己人”阶段,吵架则成了沟通方式的一种,这很容易被中国本土主流社会规范认同,对于夫妻吵架这种事情,强调的是“清官难断家务事”。最后到了“另一半”的境界,就不可能吵架了:谁忍心让自己的左手打自己的右手呢?

此时此刻,类似于爱江山还是爱美人的两难心理决策情景,也不存在了。因为江山也是需要跟“另一半”共享的。

这种“另一半”的婚姻境界,同样深受中国本土心理文化的影响。我们很难想象类似于西方影片中所宣传的激情之爱或浪漫之爱。中式的“另一半”的爱情方式,更多是一种冲和、平淡、含蓄、越久越真的爱情方式。卡门式的爱在中国很少见。不少中国人内心深处向往的是类似于钱钟书与杨绛相依为命、颠沛流离、历经坎坷、相濡以沫,到了老年,仍然笑看红尘,平平静静写《我们仨》的那种回顾往事的态度。

最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