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重塑 “职业身份.”

近些年的实践和研究证明,当人们遇到职业生涯瓶颈,若采取传统的“先计划后实施”策略,试图转行,恐怕有点难。那么,有什么新方法能帮人们摆脱困境吗?答案是肯定的。这种新方法就是“检验和认识”。“塑造职业身份”是一种实践,是对“可能的自我”进行测试、检验和了解的过程。 当各种“可能的自我”漫无目的地变来变去,使职业生涯发生转变的惟一途径就是,把各种可能的身份变成现实,再不断对这些身份进行锻造,直到积累的实际经验足够丰富,能指导更有决定意义的行动为止。按照这种思路,成功转变职业生涯的关键做法有:创造试验机会、改变关系网、解释正在经历的转变等。

创造试验机会

“职业身份”(working identity)是由你所做的事情、你所从事的专业活动确定的。要想知道自己真正想要干的是什么,惟一的办法就是放手一试。很多人在想转变职业生涯时找不到落脚点,无法跨出第一步。多数人习惯的是列出各种可能,幻想自己要成为的那个人,却忘了自己的当务之急是立即行动。转变职业生涯的最佳方法是立即将至少一个选项代入现实,进行考量。

你可以利用业余时间,以兼职的形式,试试身手,利用周末拿些项目来做。你还可以利用临时性的任务、外包、咨询或第二职业,获得在新领域的相关经验,或者培养自己的相关技能。如果每年夏天你都参加一个短期的、全新领域的培训课程,那么,你不仅可以在新领域学到知识,同时还可以迫使自己跳出日常事务,有机会接触有趣的事情和有趣的人。

改变关系网

“职业身份”是由你所在的公司、工作关系以及所属专业群体等决定的。在职业生涯发展中期,绝大多数人不仅想改变工作内容,还想改变工作关系。怎么改变关系网呢?不妨遵循建立人际网络的三原则:

•类我原则:在建立人际网络时,应避开跟自己性格、生活环境比较类似的人,比如老乡、校友等;

•邻我原则:在建立人际网络时,应注意避开跟自己属于同一生活圈子的人,比如同事等;

•共同活动原则:在建立人际网络时,应注意与能够参加某些共同活动,如某些志愿者组织举办的活动的人联结。

类我原则与邻我原则侧重的是,我们不应总是与哪些人交往;共同活动原则侧重的则是,我们应与什么样的人交往。要想告别过去,你必须敢于涉足未知的关系网络,这不仅仅是为了寻找新的门路,更重要的是,真正认识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最有可能帮助我们认识真正自我的人,往往是那些我们不熟悉的人。

你需要加入一个新的专业社群,它往往是一个学习共同体。学习科学的大量研究表明,成人的最佳学习方式并非独自练习,而是在情境中学习。有效学习是进入相关情景,找到自己的“学习共同体”,然后学习者刚开始围绕重要成员转,做一些外围的工作,随着技能增长,进入学习共同体圈子的核心,逐步做更重要的工作,最终成为专家。

在学习共同体中,你还需要寻找角色榜样(role model)来指导和衡量自己的进展。从他们身上,你可以了解未来可能的自我。同样,你需要尽可能让角色榜样成为自己的新导师。

转变职业生涯是漫长而痛苦的过程,新的专业社群与角色榜样,能为你提供保护和缓冲,并最终帮助你成功转变职业生涯。

为转变做出解释

“职业身份”还与形成你生活中的事件,以及串联“你过去是什么人”和“你将成为什么人”有关的故事相关。你需要发现或创造促成转变的催化剂或触发事件,把它们当作改写生活故事的由头。

你需要为自己的职业生涯转变做出解释,创造出你寻求变化的诱因,也就是,为一些事件做出解释,然后将这些事件串成一个故事,一个有关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的故事。

每个变换过职业生涯的人都有一个在某个时刻“顿悟”的故事,这些例子很容易使人相信,职业生涯的改变都是从这样的关键时刻开始的,实际上,这样的顿悟都是转变的结果,而不是转变的原因。如欧洲社会心理学创始人莫斯科维奇30岁时读皮亚杰著作时顿悟;又如乔布斯印度朝圣时顿悟;再如鼠标之父恩格尔巴特25岁刚订婚时顿悟。中国文化史上最著名的则是王阳明龙场悟道⋯⋯

那些人生百思不得其解的疑惑豁然开朗,此后的心路海阔天空。就像主题曲的最强音一样,这些悟道时刻构成激励后生小辈的素材。

欧洲工商管理学院组织行为学教授埃米尼亚·伊瓦拉(Herminia Ibarra)经过研究发现,这样的好故事来之不易,只有经过多次尝试和磨难之后,顿悟时刻才会降临。王阳明是在被发配贵州、人生低谷时,才获得悟道时刻。此外,好故事需要多次重复。将自己的职业生涯转变故事告诉别人,你就能更清晰地说明自己的意图,从而获得更多支持。■

最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