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心理学知识为我所用?

人们对心理学家感兴趣,更多是因为对自己的问题感兴趣。

创业者希望认识心理学家,因为想让他/她帮自己调节心态,同时更希望学习如何充分利用人性弱点,更好地让消费者买单,广泛扩大自己的用户群;年轻妈妈对心理学家感兴趣,想知道怎样更好地教育小孩,让宝宝快乐成长;白领女性对心理学家感兴趣,以期更好地获取关于自我成长的知识。

然而,现实世界中,心理学家在处理这些问题的时候,能力有限。科学训练给了他们很大的局限,在处理消费者心理问题时,久经沙场的消费心理学家或市场研究专家,倾向于为你提供一大堆模型和数据,很难像商界大佬一样直接告诉你,如何利用人性弱点设计商业模型。

这是心理学的错吗?非也。心理学之所以解决不了某些现实问题,关键在于,当今中国,人们普遍缺乏科学意识与对问题的恰当界定。在美国,心理学基本上同社会科学、自然科学、人文科学处于平行地位。中国目前缺少美国那样的心理学环境,以致国人对心理学家的思想不够尊重,缺少保护,总觉得心理学家的思想与劳动可以免费拿来用。尤其是在心理学家花费大量心力,得出的结论与人们日常生活感受差不多的时候,人们会不以为意,不知道“经验”与“科学”的差异——“经验”难以传递,“科学”产物却很容易“传播”与“习得”。

商界巨头之所以能充分利用人性弱点,是由于他们数十年的成长经历、知识阅历等多方面机缘。心理学家如果充分研究商界巨头的运作模型,将在不到2年之内,以不到500万元人民币的投入,整理出相应的商业心理学训练课程与研究结论,将有关概念与研究向社会大众传播,将加速商业人才的培养。

中国目前还处在心理学发展的早期阶段。所谓“早期”,意味着市场上鱼龙混杂,仍然充斥着大量的“伪心理学家”。但是,就像西医当初在中国的发展历程一样,不能因为早期的泥沙俱下,就让科学意义上的心理学倒掉。对该行业的从业者来说,需要致力于加强自律;对普通大众而言,恰当的办法是,科学地让心理学为自己所用。

心智

对普通大众来说,如何更科学地让心理学为自己所用呢?

  1. 降低期望。

让心理学解决它能解决,且擅长解决的问题。心理学更擅长在个人层面解决问题,类似于勒温、荣格那样另类的心理学大家,百年难得出一个。如果碰到政治、社会层面的问题,还是更多地寻求社会学、政治学领域的帮助吧。

  1. 快速获取该问题的相关核心概念群。

核心概念的提出、发育,见证了一位心理学家的能力与创造性。如,在阅读、聊天、咨询的时候,可以直截了当地问自己,在中国人的婚恋问题上,这位心理学家提出了什么与众不同的原创概念吗?在今日中国,能提出自己原创概念乃至原创概念群的心理学家少之又少,这时我们就可以问,这位心理学家翻译了哪些国外的原创概念?对这些国外的原创概念,有哪些地方不太适合中国国情?如,关于“心理资本”这个翻译过来的概念,在今日中国,从文化分析角度,存在哪些先天的局限性?中国企业家针对这些局限性,应如何改进?

  1. 情境思考与故事性讲述。

专家之所以成为专家,就因为他在这个领域浸润多年。专家考虑的多是抽象性、一般性、逻辑性很强的问题。普通大众考虑的则是实际性、具体化的问题。在与心理学专家沟通时,我们可以尝试去引导他们,将他们带入具体情境。或者,让专家讲讲,他是怎么发现与这个问题相关的原创概念的,怎样得出了这些结论,有哪些实验琐事。在专家讲述故事的过程中,你可以不断带入思考,或许会有不一样的收获。

在不少领域,心理学没有人们想象得有用,最典型的就是心理咨询领域。但在另一些领域,如工程心理学、人类的消费行为、幸福感、成功与快乐等,心理学家的贡献却已达到非常实用的高度,只是目前还较少为人所知。事实上,卡尼曼、赛利格曼等人对幸福的研究已经达到商业使用的水准。

当然,对心理学从业者来说,也需要反思。在科研训练与理论的发展、实践能力的培养上,我们要做的就是开放心态、开放心态、开放心态。眼界决定能力的大小,不妨多进行跨学科的阅读,多认识不同领域的朋友。

最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