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好,好新年

如果你想让上帝发笑,那么就告诉他你的各种计划;如果你想让上帝大笑,那么就告诉他你的新年计划。就像蛇喜欢蜕皮一样,新年之际,多数人总是喜欢写下一份计划,期盼从此焕然一新

为什么人类偏好制定新年计划?在《星际穿越》中,你会震撼于诺兰用五维空间来具象时间。其实,你我现在也是以空间的方式具象时间。比如,你常常说,回顾过去,展望未来。「回顾」、「展望」与空间相关,你是往「后」回头与向「前」展望;而「过去」、「未来」则是时间名词。人类以思考空间的方式思考时间,这就是语言学著名的时空隐喻。回溯「新年」词源,它总是伴随宇宙运转,星辰起落。

每一次新年,对人类都意味着一次大型认知冲击。你会隐隐感知到,自己被推到一个新的陌生空间。当你被带临到一个陌生城市,你会迫不及待地寻找一份新地图。而人类为了适应新年,同样会急迫地寻找一份大脑地图,这就是新年计划

遗憾的是,年底回顾新年计划,总会让上帝连番大笑。因为人类最擅长自我欺骗。你来到城市,拿到地图,你的旅程才刚开始;但大脑不一样。它的自动脑补功能过于强大。当你阅读这篇文章时,「汉字序顺并不一定影阅响读」,大脑自动脑补成正确语义;当你看到三根并非连续的线条,你会将其脑补成一个三角形。同样,人类强大的模式处理能力会影响到你实现目标。当你写下「我要减肥十斤」计划瞬间时,大脑会自动脑补,既然你没有指定谁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完成减肥任务,那么大脑干脆以为已经完成了,将其扔进记忆深层。

这么一来,事后提取非常困难,需要借助GTD或任务清单这类记忆外部化辅助工具。如果将人类大脑想象为一个简化的输入输出装置,制约这个装置输入输出速率的是工作记忆,它是人类记忆、注意等所有认知能力的瓶颈,容量非常有限,仅仅能记住四到九个电话号码。狭小的工作记忆内存不足以兼容多目标,于是,多数新年目标在敌消我涨竞争下,变得难以提取,相互冲突。这就是为什么绝大多数新年计划必然会失败。

那么,怎么提高新年计划成功概率呢?认知心理学家格尔维茨(Peter Gollwitzer)是一位天才。既然人类自动脑补功能如此强大,阻碍了实现目标,那么,为什么不反过来利用它?格尔维茨将「我要减肥十斤」这种制定计划的方式称之为「目标意图」,他强迫自己的实验对象使用一种「执行意图」的目标制定方式。什么是执行意图?它就是使用「如果…那么…」的句式来制定目标。你可以将「我要在2015年减肥十斤」改写为「如果现在是周一清晨上班前,那么我就去晨跑」

因为「如果现在是周一清晨」尚未发生,你的大脑不会以为此指令已经完成,所以它始终是箭在弦上,即将射出。又因为该指令是事先存储而非当天派发,所以并不会挤占狭小的工作记忆内存,会采取一种多线程并行工作方式,消耗最小的认知资源。当周一清晨真的来临时,你的潜意识会自发地启动该线索,脑补当初制定的执行意图,不知不觉去跑步。规避在制定目标初始时的自动脑补,反过来利用大脑的未完成情结,让它去未来在潜意识层面帮你脑补,这就是执行意图巧妙之处

多数人终其一生,常计划常失败,是因为始终在使用目标意图的思考方式,我要,我要,但你会注定得不到。为了更好实现目标,首先,你可以将所有计划与目标从「我要…」改写为「如果…那么…」。其次,你可以在「如果…那么…」的「如果…」部分嵌入时间、地点等情景信息,比如上述例子的「周一清晨上班前」。时间、地点是未来很好的情景触发器与记忆提取线索,能够帮你在未来某个情景来临的时候,自动从潜意识中提取出相关指令,激发目标完成。

从减肥、戒烟、写作再到拖延症,实验数据表明,执行意图完成计划的概率往往是常规方式两倍以上。比如,圣诞来临之际,格尔维茨在校园中逮住一群即将参加考试学生,一半学生按照传统方式制定计划:「假期我要写一篇如何过圣诞的作文」;一半学生按照执行意图方式制定目标,必须当场决定何时何地进行写作,「如果圣诞期间第二天晚上在家,那么我写一篇如何过圣诞的作文」。结果令人大跌眼球,没有安排时间地点的学生,只有32%上交了作文;而安排了时间地点的学生,有71%上交了作文。

新年好,每次新年对于人类来说,都意味着一次新的认知冲击。好新年,此时,人人都比平时更急迫地寻找一幅新地图,所以人类偏爱制定新年计划。为了提高新年计划实现概率,你可以将以往制定目标的方式从目标意图切换为执行意图。巧用人类的自动脑补能力,或许能迎来一个更好的新年。

新年好,好新年。有春风得意,有马蹄哒哒。

阳志平,安人心智科学总监
2015-2-10

经典文献

  • Gollwitzer, P. M. (1999). Implementation intentions: strong effects of simple plans. American psychologist, 54(7), 493.

最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