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在作无聊的心理学研究吗?

补充说明:2006年写的一篇blog,供感兴趣的朋友参考。

破总比立来得轻巧,但是国人的性格,一向是得过且过,懒于创新与思考,今天,就在这里,刺激一下大陆的心理学研究者吧。列出我心目中非常无聊的四类心理学研究类型,对照自己看看,你还在作这些无聊的心理学研究吗?

##无聊研究类型一:跨样本效度检验研究。

“跨样本效度检验研究”占到了目前中国心理学界的很大比例,例如,国外人作了关于工作满意度的研究,我们拿国外人的工作满意度问卷,稍加修改,应用在中国人样本身上,得出系列结论。或者,某人作了一个关于小学教师的工作动机研究,拿人家的问卷,稍加修改甚至不加修改,直接套用在中学教师样本身上。

这样的研究不是不可以,关键是,现在中国大陆类似的心理学研究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国外新出一个什么好的概念,大陆很快就会去抄来,然后拿这个概念,去申请课题,骗取各种经费。原创性怎么着,也可以用一句”在我们的研究之前,国内尚无类似概念”来糊弄科研基金审核人。如果运气好,甚至可能借此概念成了国内某某领域第一人,借此讲讲课,赚赚外快。

我为什么敬佩杨中芳,因为她从开始自己的学术生涯伊始,就一直保持着对别人的概念的警惕,对于国内学者抄了不下100篇论文的中国人的”集体主义”与”个人主义”这个概念,她一直是持批判倾向;为什么敬佩台湾心理学者,因为他们的学术氛围已经越来越好,基本上,硕士论文还可以做做跨样本效度检验之类的研究,博士论文,这类论文则越来越少了。

拿我熟悉的工业组织心理学和心理测量领域来说,台湾的工业组织心理学界至少有了郑伯勋的”家长式领导”、黄光国的”人情与面子理论模式”、杨国枢的”本土心理学”、”社会变迁”、”中国人的现代性”等完全原创,并且发表在世界一流心理学期刊的概念,心理测量领域至少有了郭伯臣、刘湘川等人的新算法、新软件、新理论等反过来影响ETS等测评公司的研究成果。

文革刚过,心理学恢复期,可以用普及心理学知识,推动学科体制建设来赞扬老辈心理学家功绩,但是今天都改革开放20多年了,难道诺大的中国,产生几个原创性的心理学概念就那么难吗?

##无聊研究类型二:直接套用国外心理测验或量表的研究

由于国内知识产权意识的欠缺与历史原因,对心理测验(或心理量表)的使用权、版权并无明确法律规定,导致国内未经心理测验(或心理量表)所有者许可,直接套用国外的心理测验(或心理量表)进行研究、修订的人较多。然而,直接使用国外的心理测验(或心理量表)往往容易陷入文化陷阱,一句”该测验在国外得到广泛使用,信效度颇高”并不能掩饰在国内使用未经信效度检验、双语修订的苍白。自从台湾20世纪90年代出台有关法律之后,台湾心理学界几乎全部停用使用未经授权的心理测验(或心理量表),致力于开发基于台湾本土的心理测验(或心理量表),如今成果斐然。

台湾人能做到,难道我们大陆的心理学从业者就没有这骨气吗?

##无聊研究类型三:研究效果量低下的研究

举个极端的例子,因为导师是从事数学教育方面研究的,手头又恰恰有数学焦虑量表、数学学习动机量表,于是,就根据导师的研究领域、手头有的问卷或测验,选择研究课题,最终形成了一个没有文献依据的四不象课题。研究结果还大言不愧地写上:研究发现,数学学习动机对数学学习焦虑的确存在影响。即使使用再华丽的统计技术(这个时候,只学习了半个月或者找人帮忙的结构方程技术、多层线形模型技术统统可以派上用途了),也掩盖不了该研究的”研究效果量”(用形象的话来说,”研究效果量”可以说表示着研究的”力度”,有多种计算方式)较低的事实。从美国心理学发展历史来看,富有影响力的心理学研究,很多情况并不在于经费的多少,研究者的统计技术多先进,很多知名的研究都可以说是研究设计巧妙的小样本研究,研究效果量非常不错。

##无聊研究类型四:一站式的急就章式研究

如果你试图发放一次问卷,来完成量表项目分析、量表信效度检验、影响该量表测量的变量的因素、各因素之间的关系,在发放一次简单问卷的过程中完成事实上四次问卷调查才可能完成的工作量,那么,这样的研究,就是我所说的”一站式的急就章式研究”。我建议你多去思考这样的研究有价值吗?

应用心理科学的发展历史上,最有影响力的种种理论,都离不开系列研究。应景式、政治导向强、模式化的研究,应该交给市场研究公司或者政治学者去做吧,那不是心理学应该做的事情。

##小结

虽然我知道,目前中国整个学术体制都有问题;虽然我知道,你要发论文,你要评职称,你要涨工资,你要分房子,都跟你的论文数量而不是质量有关系。虽然我知道,我可能更多地是一名理想主义者,在目前的中国整个学术共同体没有形成的情况之下,慢工出细活的研究,只能遭遇劣币驱逐良币的局面。

但是我还是希望,我能够看到破之后的立。希望看到这篇blog的大陆心理学界的朋友,以后,能够在为了生活而奔波的时候,多想想,我真的要去做那些无聊的研究吗?难道我不能拥有自己的原创心理学概念吗?我也希望,未来能够担当起建设国内应用心理学学术共同体的同仁越来越多。

最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