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智工具箱(14):奖赏会伤人

如果说动机是人类行为的食物,驱动着你去做事。那么,这些食物分成什么种类?偏食会带来什么恶果?如何将偏食损失最小化,培养更好的动机偏好?「心智工具箱:自我决定论」第二篇《奖赏的惩罚》尝试回答这一问题。(涉及经典实验与最新研究太多,将五个小节拆成三篇来发。)

工作与学习

当你还是孩子时,你会观察到成年人在工作。当爸妈妈妈穿上工作服,他们似乎变为另一个人了。就像在玩假装游戏,每天早上,在穿衣镜前,将快乐的私人自我脱下来,收拾妥当,叠放在衣架上,然后套上严肃的工作自我出门上班。偶尔,大人们谈起工作,总是一副精疲力竭的样子:

你不懂,工作哪有不累的?
那么,为什么还要工作?
还不是为了那点工资(养你这个吃货:D)

在大人眼里,哪有不累的工作。工作首先是解决温饱问题;其次才是个人发展;只有极少数时间属于快乐。那些奖励,如各类奖金与福利就足以让大人们高兴一阵子。

是啊,工作哪有不累的。小孩带着疑问,背着书包上学啦。奇怪的是,你在学校里面,也会观察到同样模式。是啊,学习哪有不累的。学习首先是解决未来进一步受教育的问题,如考上大学;其次才是个人成长;只有极少数时间属于兴趣。大人们将自己世界中的模式,理所当然地迁移到孩子世界中来:“请你写完家庭作业,才可以玩游戏、看电视或课外书。” 小孩喜欢的娱乐,就像大人的领导给他们的奖金,是给小孩子们的奖赏。

就像是一场交易。你付出社会认可的辛劳,然后奖赏伴随而来。反之,则是惩罚。随着人类社会日趋温和,战争与暴力日益减少,惩罚日渐隐蔽。渐渐地,社会已经习惯用表扬、声望、金钱、奖品与排行榜等各种奖赏来与你交易。人们相信付出它们,就会买回期待的行为结果,如听话的下属或孩子。

著名的斯金纳箱

你已习惯的这种交易正常吗?工作与学习必须很辛苦,必须有奖赏来刺激吗?人类真的是斯金纳箱中的小白鼠,给予反复正强化的奖赏,期待的结果就会自然而来?

德西们的实验

在挑战陈腐观念时,心理学史上总是少不了一位初出茅庐的心理学家。这一次,登上历史舞台的是刚刚毕业的心理学博士德西(Deci)。虽然美国心理学家怀特才是学术史上第一次质疑它。在1959年的经典论文(White,1959)中,怀特令人信服地论证道:

“在发展能力中,比起只通过满足基本生理需求进行奖励,任何动物都更多受到好奇心和兴趣的驱使”。裸猿们当然也不会例外。

德西1970年从诺贝尔奖得主西蒙所在卡内基·梅隆大学获得心理学博士学位。他是怀特粉丝,相信人类好奇心、兴趣重要性超乎人们想象。与怀特不同,他第一次在心理学史上设计实验来观察奖赏如何伤人。这就是他的博士论文。在实验中,德西让实验参与者玩一个趣味智力游戏——索玛立方体(SOMA CUBE)。这是一个类似于俄罗斯方块的嵌套游戏,玩家需要将七个索玛方块拼成图纸上指定形状。

索玛游戏

德西将玩家分成A、B两组,他们都使用同样图纸,分别让两组玩家玩三天。每次他都骗实验对象,你需要玩三次。结果,在玩到第二次时,他就放玩家鸽子,说,现在不得不暂时离开实验室十分钟左右,去录一下数据。实验室中还摆放了时代周刊、纽约客和花花公子等杂志。(真的有花花公子,那时是1969年!)你们可以继续玩也可以看看杂志。

当然,他没有离开实验室,只是躲在实验室镜子后偷窥。镜子是单面镜,德西能看到玩家,玩家看不到他。德西偷偷观察玩家们在等待期间,会继续玩索玛游戏多久,还是立即去看杂志。A、B两组都这么处理,唯一区别是德西会在第二天,奖励A组一美元(等于今天的五美元)。

如下表所示:

P8619426

当德西溜走之后,第一天A组与B组差异不大,两组玩家都继续玩了三、五分钟;第二天,与大家猜想的一样,拿到奖励的A组玩得更久,他们都超过五分钟!然而,第三天发生大逆转!与第二天相比较,之前拿到钱的A组只玩较少时间,相反,一直没拿钱的B组反而玩了更多时间!

在心理学历史上,德西第一次成功通过实验证明金钱等外部奖励对人们动机的伤害!与此同时,另一位初出茅庐的耶鲁心理学博士马克·莱普(Mark Lepper)1973年也登上历史舞台。他的实验对象更低龄一些,玩的游戏是绘画游戏(felt-tip makers)。在莱普的研究中,小孩们被分为三组:

  • 期望有将奖励组(Expected award):这一组的小孩子被告知,如果他们跟着描绘本画画就能得到奖励(一本特别的证书)
  • 不做任何处理组(No award):这一组的小孩子不做任何处理,没有奖励
  • 不期望有奖励组(Unexpected award):这一组的小孩子事先并不知道会获得奖励,但是结果获得意外之喜

几天后,把孩子们重新带到实验室,给他们大量好玩的玩具,包括前几天小孩子们玩过的绘画游戏。这一次,不给任何孩子奖励。结果发现,期望有奖励的孩子对绘画游戏的兴趣远低于没有得到奖励的孩子。如下图所示:

P8619426

并不仅仅是益智游戏与绘画,也不仅仅类似于金钱与玩具这样的实在奖励,有时候不过是名声或称赞等内在观念诱惑,也带来了伤害。这一次,是文艺青年们登上舞台。在西方,从文艺青年变身为专业作家,离不开各个大学开设的创意写作培训班。这次的实验对象来自布兰迪斯大学与波士顿大学创意写作培训班中的72位文艺青年。阿马比尔(Amabile, 1985)也将他们分为三组:

  • A组:出于内部原因写作
  • B组:出于外部原因写作
  • C组:不做任何处理

A组文艺青年们听到、相信的是这样的写作诱因:

  • 我从阅读自己写过的作品中得到大量乐趣
  • 我喜欢自由表达
  • 通过写作,我能获得新的洞见
  • 我非常满意自己写作的清晰与雄辩
  • 在写作时,我很放松
  • 我喜欢玩文字游戏
  • 我喜欢和写作时的创意、文字、事件与图像打交道

B组文艺青年们听到、相信的是这样的写作诱因:

  • 我意识到,每年都诞生几十本杂志,自由作家市场正在不断扩大
  • 我想让写作老师对我的写作潜能留下深刻印象
  • 我听说某本畅销小说或者诗集得到了财政支持
  • 我会因为作品而受到公众的关注
  • 我知道最好的工作岗位都要求良好的写作能力
  • 我知道写作能力是被研究生院接受的主要标准之一
  • 我的老师和家长都鼓励我进入写作行业

所有学生都被要求写一首诗,这些诗由独立评审员进行创造性评分。分数最低的是哪一组?大家猜一猜?如果你是文艺青年,你属于哪一组?

不仅仅是实验室研究发现奖赏会伤人。来自真实生活调研也证明这一点。在学校里,受外部动机驱使的学生成绩往往比受内部动机驱使的学生差,尽管差异并不是很大(Deci,Vallerand,Pelletier,&Ryan,1991)。习惯假装游戏的青少年,会在日常生活中发展出一个假我,在不同情景下表现出相互矛盾的心理品质。同样,在企业里面也发现大量类似结论。Deckop,cirka(2000)对非盈利组织研究表明,绩效工资制度降低员工自主性与内在动机。

青春期少女的假我现象

两段历史公案

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类似实验证据的累积,达到一个新的高峰。因为「奖赏的惩罚」这一概念与多数假装着在努力学习或工作的人们常识不符。恰逢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不自信被看做人生所有问题罪魁祸首,如婚姻适应不良、猥亵儿童与暴力犯罪。欧美掀起了一场“提高自信运动”。在操场上,一大群人相互狂热地喊道:你真是太棒了!你干得太出色了!因此,「奖赏的惩罚」支持派与反对派在九十年代,分别在哈佛商业评论与心理学术期刊上发生激烈对撞,导致两段历史公案。

首先是美国著名作家、育儿专家科恩在1993年出版《奖赏的惩罚》,然后在《哈佛商业评论》1993年九、十月合集上撰文《为什么奖励计划难以发挥作用》(Kohn, 1993),指出奖赏在企业失灵的表现与原因。结果,科恩的文章引起各位组织行为学家、咨询公司老总群殴,在次月,双方各自发表文章驳斥。你是相信以兜售企业员工奖励方案为主要业务的管理咨询公司还是科恩?

其次是第二年,发生在心理学界内部的纷争。1994年,德西已成权威,面临人生第一次理论上的大挑战。青年心理学家卡麦隆(Cameron)在博士论文中,使用元分析研究技术,综述100多项实验研究成果(Cameron & Pierce, 1994),结论是大多数奖励无害,奖励促进创造性。她试图反驳德西、莱普与阿马比尔等人的研究结论。

德西们能经得住考验吗?在这场卷入多位著名心理学家,持续六年多的学术争论中,最后结局是德西们完胜。在指出卡麦隆与她导师的各类研究错误,比如挑选对自己有利研究报告,忽略不利研究报告;对奖励厘定不清之后,德西们在1999年,通过一份非常完善、堪称元分析典范之作的研究报告,彻底捍卫了声誉,从此将争议一锤定音。德西们在这份研究报告(Deci, Koestner, & Ryan, 1999)中,对过去三十年128项实验研究进行审慎调查,结论是:外部奖励削弱内在动机。 这场争论使得在动机心理学中,自我决定论令人信服地领先于其他研究模型。

自我决定论创始人爱德华·德西

小结

Paul Graham在如何才能去做喜欢的事情 中写道:最危险的谎言来自孩子的父母。如果某人选择无聊的工作是为了让全家人生活得好一点,很多人也真的是这么做的。那么他的孩子很可能受其影响,也认为工作挺无聊的。如果父母能为自己多考虑考虑,教出来的孩子反而会好一些。热爱工作的父母对子女的影响是昂贵的房子无法带来的。

最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