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1):从“应对”压力到“品味”生活

压力与应对

压力(stress)无处不在。面对压力,你会如何处理?如同你一样,心理学家对这个领域充满好奇,提出了大量的概念。在这些概念中,没有比”应对”(coping)更显赫的了。通俗地理解,可以将人们尽自己所能,减轻压力的努力称之为”应对”(coping)。

心理学家对”应对”长达数十年的研究,使得人们对”应对”的本质有了深刻理解。绝大多数压力应对课程都会分析两个问题:一)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了自己的压力?二)对于这些事情,你将对它们采取什么行动呢?

对于前者,你可以通过简单地记录自己当前生活,然后看是家庭、工作学习还是人际关系导致的压力?——这是在分析压力的来源。同样,你还需要了解应激源的性质–结婚等喜事会导致了压力;亲人离世也会导致压力。对于后者,你则需要问自己两个问题:1)你能控制并改变这种情况吗?2)你能控制自己对这件事情及其后果的情绪吗?——区分是否可控至关重要,因为错误的控制感往往会阻碍你面对现实。

不同的人面对同样的问题,会形成了不同的”应对”方式。了解自己的”应对”方式有助于更好地生活。一种常用的分类体系是,将人们的”应对”分成”积极应对”与”消极应对”两种。积极应对倾向强的人们倾向于采取提前计划、收集信息、头脑想象、获取社会支持的策略;反之,消极应对倾向的人则倾向于逃避问题。

仅有”应对”还不够

随着人们对心身医学的重视,”应对”的概念的提出曾红极一时。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心理学家Gentry甚至乐观地认为,人类正趋向发展一门”应对科学”。在上个世纪的心理学家们看来,似乎你只要掌握应对技巧,就能顺利地控制你的情绪、美好地解决问题——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然而,最新心理学研究发现,仅有”应对”还不够。一方面,”应对”的实质是一种消极的研究取向。它倾向于将人们看做问题或者情绪的”被动”回应者而非生活的”主动”出击者。如果你仔细阅读目前流行的”应对”文章,你会发现,”应对”最主要的功能在于:(一)帮助你改变与环境的关系(问题导向的应对);(二)帮助你控制情绪或者相关生理反应(情绪调节导向的应对)。无论是问题导向还是情绪导向,你似乎总在疲于奔命,忙、盲、茫……

另一方面,采取”积极的应对”并不能帮助你抵达幸福的彼岸。最新的积极心理学研究证明,人们的应对方式与主观幸福感的相关程度,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大。研究发现,绝大多数人有能力去”应对”压力,但是并没有学会”品味”(savoring)生活,享受现在。有能力处理逆境与压力,并不意味着会增强你的幸福感。首先不说,你是否能真正做到媒体所提供的”应对压力的十条法则”,改变自己的应对风格。即使你真正按照那些应对压力的方法做到了,你的幸福感能提高多少呢?心理学家们表示怀疑。

从”应对”到”品味”

那么,什么是”品味”(savoring)呢?

品味是由社会心理学家Fred B. Bryant等人在2003年提出的心理学概念。通俗地理解,品味是指你享受生活中的积极体验的能力。具体而言,

1)品味是一种享受的过程;
2)品味是一种积极主动的过程;
3)品味是你对任何经验的欣赏性享受;

反之,

1)品味不是享受带来的结果;
2)品味不是被动的过程;
3)品味不是对你的经验的负面情感。

“品味”(savoring)会受到人们的享受体验的长度与经验复杂程度、享受的专注程度、自我监控的平衡程度以及与亲友分享等因素的影响。从这些因素出发,心理学家有意识地培训人们的”品味”技巧,最终发现,的确会增进人们的幸福。如同曾任美国心理学会主席的心理学家赛林格曼在Ted演讲中所提过的一样:

我们发现了几种有效的干预方法:当我们指导人们如何获得快乐的生活时,我们发现,有效的方法是运用留意技巧(mindfulness skills)和品位技巧(savoring skills)来为自己设计美好的一天。我们可以证明,被试生活中的快乐感确实增强了。 也许,对于希望过上幸福生活的王子与公主们来说,”品味”(savoring)比”应对”(coping)更重要。

延伸阅读:

1、Bryant, F.B. (2003). Savoring Beliefs Inventory (SBI): A scale for measuring beliefs about savouring. Journal of Mental Health, 12, 175-196.

2、Bryant, F.B., & Veroff, J. (2007). Savoring: A new model of positive experience. Mahwah, NJ: Lawrence Erlbaum Associates. ISBN: 0-8058-5119-4 (cloth); 0-8058-4120-8 (paper)

最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