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有士之三:论士

何谓士?不是匠者。不是官僚。不是书囊。不是商贩。不是群氓。而是那些继承中国传统文化心理结构并将其发扬广大的人。

庶人伦理——仁义礼;士人伦理——济世以道。这样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儒家。不去强制每人成为士,成为圣。但儒家总有一批士人,在历朝历代社会动荡之际,或外族入侵之际,保留文化的种子,最终反哺华夏文化之根。这,才是中华屹立五千年的根本所在。

评价士的三个标准:1)群而不党;2)不贪财;3)批判性思维。

先说第一个评价标准:群而不党。假设我与你不是一路人、相互竞争关系,如果你做了一件对行业或国家有益的事情,我能抛开以往恩怨,支持你。对事不对人。如三国審配与逢紀。

第二个评价标准,不贪财。不是说公知就不生活不赚钱,而是财富来源与社论带来的可能利益相互独立。情绪买名声,还是商贩。名声换五斗,俗气到家。

再说第三个标准:批判性思维。人类的进步是通过对问题的解决或改良。对问题清晰定义、约定各路边界条件、提出良性方案,容易步入正轨。煽动情绪,理性退场,那么就是在当充气娃娃,公知玩群氓,群氓玩公知,互为情绪宣泄人 。

鉴别真假,有个小窍门,就是看一个公知能否十年如一日,在大时间尺度上,坚持以上三者。如果他真的在现实生活中坚持,那必然对所处的社区邻居、当地公益、自家亲戚,助益多多。如果连身边的人都说服不了,暴虐刁蛮,那么只能去说服网线那头的你。

容易被说服的你,在将你的激情、金钱甚至青春奉献出时,那台上的神,是否会战战兢兢,为信徒之愿而努力还是在得意地擦酒肉后的嘴?

相关参考

###那些真公知

我喜欢台湾的黄光国洪兰吴静吉郑村棋夏林清。这批心理学人,个个文人,但是在台湾民运时期,那是真的上街干革命。一干还都是几十年。评价士的三个标准:1)群而不党;2)不贪财;3)批判性思维,全做到了!

不过黄光国政治手腕与能力差点,参选总统,与老马竞争,连个党内初选都混不过,自己搞的儒家关系主义新儒家,出了台湾没人知道。郑村棋夏林清夫妇政治能力强很多。吴静吉、洪兰则是几十年育人,一个推动台湾的创造力教育运动;一个推动台湾的理性思维与阅读教育,都是绵泽百年的牛人。

###人人皆可为公知

现代社会,哪需要那么多公知,这些帅哥美女是造价多么昂贵的【情绪宣泄人】啊。批判性思维加同理心,做好这一切,心智既开,你就是公知。

最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