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的《精神卫生法》与《心理师法》

今天下午,将与二十来位心理学界同仁联署的修改意见,快递给国家法制办了。我个人最大的意见是:应是对精神障碍分级管理并明确权利制衡,这才是根本出路。目前是两级分化,一级是利用民众对精神障碍与心理健康的不了解,将违背某方利益的人送到医院;另一级却是不重视广大的求助需求。

我们看看台湾的《精神卫生法》与《心理师法》,再对照中国的这个草案,就可以理解分级管理的必要与科学性。更可以看出台湾法律内部利益的制衡之道,学术共同体不是利益集团的工具,而是参与制衡。

精神卫生法难产20多年,心理师法难道又要来个20多年?更不能让精神卫生法直接将心理师法的内容以一种非科学,非讨论的形式包括进来。请心理学领域的同仁发出自己的声音。大刀阔斧砍掉精神卫生法与心理领域相关的条文,将它放到本来应该放的心理师法中。

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 有关台湾的《精神卫生法》与《心理师法》,我们看不到.根据台湾立法院法律系统有关资料,转载如下.

台湾的《精神卫生法》

全文

法条沿革

修正沿革

台湾的《心理师法》

全文

法条沿革

修正沿革

最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