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认知学习法(1)

1

年轻时进入管理咨询业,会养成很多坏毛病,比如眼高手低,又如纸上谈兵。不过多多少少,也会留下一些好习惯,比如终身学习——没有哪一个行业,像咨询业这样,老板与客户逼你天天大量阅读与写作,还上赶着给你的学习心得买单。

持续十来年的学习,慢慢地,我形成了一套自己的学习方法论,我将其称之为:元认知学习法。今天,我们来聊聊什么是元认知

2

好的学习方法是什么?我尝试总结如下:

博观而约取,得鱼而忘筌。

前一句「博观而约取」出自苏轼,广博读书而简约审慎地取用,厚积而薄发;后一句「得鱼而忘筌」出自庄子,既然道可道,非常道,理解了道,那么就可以扔掉那些悟道过程中的工具。

苏轼的约取、庄子的鱼,如同中国文化一样,充满只可意会的文化特色。美则美矣,悟性不到的人难以诉诸实践与传播。反之,在西方心理科学中,有更清晰的表达:元认知。

3

什么是元认知?上个世纪70年代左右,一位心理学家John H. Flavell注意到一个特殊现象,学前儿童对自己的记忆力的了解与监控并不能像小学生那样有效。如果小学生与学前儿童,同时开始一个学习任务,直到他们确信已经能够完全回忆出来。然后问他们的记忆情况。小学生回答已经记忆清楚的,是的确记忆清楚了;而学前儿童回答能够记忆清楚的,却往往并非如此。

那么,对于注意力呢?对于其他认知能力呢?是否那些对自己的记忆力、注意力这些认知能力的了解与监控越多的人,他们的学习能力与认知发展会表现不一样的特征?沿着这条线索出发,Flavell 提出了元认知理论。他认为元认知是:

  • 反映或调节认知活动的任一方面的知识或者认知活动
  • 为完成某一具体目标或任务, 依据认知对象对认知过程进行主动的监测以及连续的调节和协调

正因为元认知如此重要,先后诞生了元学习、元注意与元记忆等相关研究主题。Flavell在认知发展领域的重要工作,也先后使得他荣获美国心理学协会杰出贡献奖、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

4

元认知为什么重要?我们先来看一个经典的元认知研究实验。元认知有许许多多重要概念,今天先说知晓感(Feeling-of-knowing,FOK)。

什么叫做知晓感?心理学家用它来检测你的元记忆,它是指在记忆提取失败之后,你相信某信息能从记忆中提取出来,但现在又提取不出来的一种心理状态。在元认知研究中,常常用FOK来考察学习者的元认知偏差程度。其中一个最经典的实验是比约克的能力错觉实验。

假设你是一名被试,现在,请让你学习三种词汇:1)向前联系词对;2)向后联系词对;3)无联系词对。然后判断你的FOK指标。结果普遍发现,人们会高估向后联系词汇。你很容易从 cheddar 联想到 cheese,但是从 cheese 联想到 cheddar 却是很难。这就是著名的记忆研究的能力错觉。

自从元认知研究流行后,这类研究数不胜数,以致认知科学家普遍发现,人类并不能很好地区分:「记住了」与「学会了」。人们的大脑如此善于欺骗自己。你总是倾向于将「记得」的东西,当作「学会了」。

人类大脑容量有限,爱走捷径。你的大脑常常对一些本来不应该产生知晓感(FOK)的词汇、学习的内容产生知晓感。比如上述例子就是根据事物的可能性,给它相应的知晓感权重,结果就错了。

如果你能更清晰地理解大脑的工作规律,然后逆向黑客大脑,岂不是可以更好地学习?这正是元认知学习法的意义。

关于思维的思维、关于学习的学习、关于认知的认知,为什么如此重要?因为,你对它的学习,更容易迁移到具体领域的知识上。如果我们将一生的学习看做一场旅程,那么,元认知就是高铁。具体的领域知识则是你的人生旅程经历的一站又一站。

5

怎样提高自己的元认知能力?一般来说,元认知可以分为三类:

  • 元认知知识:认知那些影响认知过程和认知结果的因素,如知道人与人的学习方式的差异,知道刻意练习、知道如何选择更合适的学习材料等;
  • 元认知技能:主要包括计划、监测与调整等技能,如制定写作计划、发现写作计划执行不利,采取补救措施等;
  • 元认知体验:觉察和了解你的认知活动,更多侧重学习、认知过程中的情绪体验。

元认知知识主要包括以下三方面的内容:关于人的知识、关于学习材料的知识、关于认知策略的知识。其中关于人的知识最重要,涉及到三类:1)关于自己的知识;2)关于个体差异的知识;3)关于认知水平的知识。在这三者上,你分别需要了解:

  • 关于自己的知识:人作为学习者与认知加工者,如何了解到自己的局限与人类作为整体的理性的局限?你的学习兴趣、爱好、智力水平与学习环境偏好是什么?典型读物如谈大五人格模型的《个性》一书与谈人类有限理性的《思考,快与慢》一书;
  • 关于个体差异的知识:了解你身边的人是一种什么样的学习方式?你们有何差异?如何相互借力?典型读物如谈别人如何影响自己的《态度改变与社会影响》一书与谈决策的《决策与判断》一书;
  • 关于认知水平的知识:知道记忆、注意、从小兵到专家各自有什么样的水平?以及知道影响各自认知水平的主要因素。典型读物如谈如何黑客人类大脑的《心理和脑》一书;谈德雷福斯模型的《程序员的思维修炼》一书。

元认知技能,本科就读心理系时的汪、郭两位老师将其分为:计划、监测与调整三类技能。我现在只推荐一种技能:执行意图。元认知体验则侧重在学习活动的不同阶段,不断评估与不断迭代。

我将所有涉及到提高人们元认知的书籍,整理为一个豆列,美其名曰「心智黑客」。心智黑客,那类掌握较多元学习技巧,能够通过对思维的深度思考与大时间周期刻意练习,来突破人生局限性的人。他们不断在运用来自心理学,脑科学及相关学科的实证研究,对人类的心智存在进行逆向工程。

感兴趣读者可收藏:https://www.douban.com/doulist/1222848/

6

也许没什么比持续学习更重要了。就像芒格所言,「我非常幸运,在读法学院之前就学会了学习的方法。在我这漫长的一生中,没什么比持续学习对我帮助更大。再拿巴菲特来说。如果你们拿着计时器观察他,你们会发现他醒着的一半时间是在看书,剩下的时间大部分用在跟一些非常有才华的人进行一对一的交谈,有时候是打电话,有时候是当面。」

然而,今天的大学更像利益市场,一而再再而三在传授错误的学习方法。无论英语还是数学还是统计还是编程,都存在学习速度更快,质量更高的路径,但囿于时代背景,不少老师在传授次优甚至错误的方法。比如我面试一百位心理系学生,大约只有不到三位才明白如何编写统计自动化脚本。

同样,大学在不断摧残年轻人的学习热情与内在动机。当代高等教育最大的问题恐怕在于,学生以为老师能教会自己东西;老师也真的以为这样。学术、英语、编程无不需要内在动机唤醒,好学生是内在动机驱使的;好老师提供协助而已。人一天时间是有限的,你每天在内在动机偏向的事情上投入越多,外在动机对你的制约就越少。

不止一次,我为马奇晚年退休时,在斯坦福大学晚宴上的致辞而动容:

大学只是偶然的市场,本质上更应该是神殿——供奉知识和人类求知精神的神殿。在大学里,知识和学问之所以受到尊重,主要不是因为它们能够造福个人和社会,而是因为它们象征、承载并传递着有关人性的见解。

高等教育是远见卓识,不是精打细算;是承诺,不是选择;学生不是顾客,是侍僧;教学不是个人工作,是圣事;研究不是投资,是见证。

高等教育是远见卓识,不是精打细算;是承诺,不是选择。如果现在的高等教育提供不了足够品质,你可以做点什么?我不断地问自己,最终我的答案是—— 我要办一所新型大学,召集一千名同学与一百名老师,普及面向未来的能力教育。这就是我在2015年3月创办开智学堂的初心。

一年实践,一千位同学的成长,让我日益相信,聚集一群亲切未来的人,伟大自然涌现;惊喜自然产生;好运伴随而来。一只小小的蝴蝶扇动翅膀可能就会引起一场飓风;一个学习小世界会形成一个新型的大学。

小结

人们经常思考,我思考人们怎么思考;科学家制造概念,我探讨概念之间的联结;智者创造智慧,我思考智慧背后的智慧。